第四十九章.离水城

小说: 半妖通神 作者: 小妖很绝色 更新时间:2020-11-22 02:44:53 字数:2741 阅读进度:52/56

雪大路滑,这着实不好走,但是想想自己距离死海还有那么远,便咬牙继续了。

接下来出了北国边境,进入了樊国地界,樊国同北国一样,十里冰封,万里雪飘,到处可见已经冻死发僵的尸骨,洛雪不禁对天道无情心生一丝黯然。

接下来又路过一些城镇,有一些繁荣的城镇虽然遭受雪灾,但是一些贵族的门院内依旧歌舞升平,糜乐阵阵。

每日各种宴请与玩乐不曾停歇,那些吃剩了倒掉的食物便沦为了各乞丐,难民争夺的唯一口粮。

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洛雪此刻真正感受到了这里面的无奈与悲凉。

或许本身就没有公平与否,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人生来高贵,有的人却低到尘埃里,生与死,都是那么不值一提。

起先,看见难民总想帮上一帮,可是这看的多了,又觉得,世上难民何其多,自己能帮多少?

自己的天地,在那镜天山脉之外,而不是在这一镜天内辗转反侧,自己于他们或是他们于自己,都是过客,在这滚滚尘世中行走一遭,自己似乎渐渐的失去了最初那份救死扶伤的热情了。

谁不是一样渺小,自己心心念念的死海,日夜挂记的镜天山脉,自己一往无前的决心和勇气,却不能掩盖自己渺小如蝼蚁的事实。

倘若最终到了死海边上,又或者,登上了镜天山脉,自己真的能活着穿过那里吗?

堂堂筑基修士都是闻之色变的镜天山脉,自己一个小小的练气,凭什么大言不惭能做到,倘若不能,现在的一切是不是变成了一个笑话?重活一世,最终也只能落得个身死道消的结局。

越是想,洛雪越是烦躁难安,体内的灵力也跟着躁动起来,不听话的在四肢百脉中乱串。

这种感觉,为什么这么熟悉。不,这是走火入魔的怔兆!

洛雪猛然清醒过来,吓的一身冷汗,急忙抛去一切杂念,压制体内躁动的灵力。

来这世上走一遭,既然知道外面有一个更大,更神奇的世界,怎么可以不去闯一闯!

哪怕这条路遍布荆棘,鲜血淋淋,就算是死了,这重活一世,不论活多少天,都是自己赚的,也不算亏本。

若是不去闯,岂不是白来这世上走一遭!天道无情,人却有情。泯泯众生,即便低贱如草屑,渺小如蝼蚁,也拥有活着的权利。

自己不应该漠视他们,即便帮不了天下人,却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自己能帮助的人,不求积福积德,只求可心无愧。

随着念头通达,体内躁动的灵力总算渐渐平息下来,吐出一口浊气,洛雪睁开双眼。自己依然盘膝坐在一处破败的小庙中。

面前正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一堆篝火,为这小小的庙宇带来了一丝暖意,可自己依旧冒了一身冷汗打湿了衣背。

原来自己只是一念之差,就差点坠入地狱,修行之道,果然需要步步谨慎,心境和修为缺一不可。

尤其是自己刚起步,更是需要道心稳固,不能为杂念所扰,拿起木棍搅动了一下面前的篝火,让它燃烧的更为炙热,洛雪再度闭上双眼,稳固心境。

又不知过了多久,睁开双眼,此时篝火已经熄灭,残余一地灰烬。

就着水吃了些干粮,洛雪再度启程,路边要是再遇见冻死的难民,也会随手燃一把火将他们的遗体化去,免于暴尸荒野。

若是有活着的难民,缺水少粮的,洛雪也会分予他们一些,毕竟自己修行之人,现在用食越来越少,也轻易饿不死。

而且自己身上有银两,路过城镇还能随时补充,不像他们,或许一口粮食,就是活下去的最后一丝希望。

当然,也有不少难民对洛雪的善举起了歹意,欺负她孤身一人,又是女子,再加上惦记她身上的干粮和钱财,总想豁出去劫掠一把,不过结局不用说,当场就被烧为一地灰烬了。

洛雪虽有善心,却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一类的人,以德报怨的事情自己是干不出来的,她可以大发善心扶人一把,也可以因为被惹怒而当场下杀手。

这场雪已经持续了足足一个半月,各地的难民越来越多,饿死的,冻死的,不计其数,还活着的那些,无不是瘦骨嶙峋蓬头垢面。

大部分聚集在一些城镇的街头街尾,人口密集,外加上死去的难民太多,尸体到处都是,官府也处理不过来。

能及时处理的自然是拉去烧了,没能及时处理的,多少都会滋生细菌。虽说这大雪时节,本不至于细菌蔓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是蔓延出疫病来了。

这樊国的朝廷也是,迟迟没有救治的措施下来,疫情一度严重,大半个樊国陷入这场疫病中,死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如今樊国人人自危,还活着的大多数百姓都是守在自己家里足不出户生怕染了病。

雪灾还没过去,疫病又席卷而来,别的国度怎么样了洛雪不知道,但是樊国可以说现在不仅缺衣少粮,还缺医少药。

相比于这次樊国疫病的严重情况,上次燕国盐城的疫情简直就是小儿科。

洛雪虽然有跟着谭医生他们学习了两个月医术,这却是头一回看到这么大阵势的灾难,有心帮一把,却不知从何处下手。

路过离水城外一处凉亭时,洛雪停住了脚,只见凉亭那边搭了一个比较大的屋棚,地上躺了不少难民,粗略一看足有五六十号人。

一白衣和尚穿梭于难民之间,他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数个药碗,每停到一个难民身旁,便放下一碗药,又细细地叮嘱些什么,接着去下一个难民身边。

远远看去,那人面貌清俊,温润如玉,风姿灼灼,洛雪一时看的有脸红,此人正是那日莲城自己喝醉了酒后跑错房的那个和尚。

想起那天的尴尬场景,顿时决定还是赶紧走吧,刚转过身就要离开,身旁响起来一个略带熟悉的男人声音

“姑娘,你怎么在这里”洛雪转脸一看。正是狄绒镇遇见的那个狗娃,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见他背着一个药娄,里面装了一些草药,此时正是一脸兴奋,可是洛雪现在实在是不方便跟他多说,便敷衍道

“你怕是认错人了,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正要迈腿,没想到狗娃竟然拽住了自己的袖子“姑娘,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狗娃呀。那天你还给了我三个馒头呢”

洛雪顿时憋了一股气“我说不认识就是不认识,你别拽着我”

见洛雪似乎有些生气,狗娃歉疚地放开她的袖子“不好意思啊姑娘,我不是故意拉扯你的,可能是我认错人了吧”

洛雪收回衣袖,就要走,身后却传来了一个温润的声音“这位施主是?”

“凉小师傅,刚才是我认错人了,误以为这是之前救过我的一个姑娘,现在没事了”狗娃恭声说道

那和尚看了洛雪一眼,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继而面向狗娃温和地笑道“去煎药吧”说完转身便回凉亭去了。

他似乎真得没认出自己来,又或者,那天自己没纱帽,今天是戴了的,认不出来也是正常,想到这里洛雪便松了口气。

“姑娘,实在是对不住了,是我认错人唐突你了。”狗娃再度道歉,然后便要跟着回凉亭去。

洛雪咬了咬牙“等等,我想起来了,你是狄绒镇那个狗娃是吧”

本已经走走了一半的狗娃一闻言赶紧转身跑了过来“姑娘,真的是你啊,太好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