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血窍功

小说: 长命酒师 作者: 山过 更新时间:2020-11-22 01:35:07 字数:2435 阅读进度:163/286

丁醒找杜挽袖打听情况:“它的魔蹄是谁替它接上的?”

青风只是二阶妖兽,灵智并不如人修通透,除了使用天赋妖术,它掌握让不了妖肢再生的玄功,所以魔蹄绝不是青风自己所炼。

杜挽袖碰巧知道底细:“是一个叫血窍老怪的玄胎修士,他修有一种‘血窍同参功’,这种魔功一旦运转,能在肉身开辟血窍,每一窍都能融合一种异血,他曾以‘血窍同参功’在印堂处祭炼一颗‘千里目’,神通稀有离奇。”

这是从她母亲杜莺娘那里听来,当年她在观摩斗擂大会时遇上青风出战,她见青风通体草绿肤色,偏偏左前肢魔气环绕,起初她以为魔气是青风施展的妖法,后来问了杜莺娘才知道,左肢竟是被修士祭炼出来。

丁醒听闻‘千里目’,不由来了浓厚兴趣,当年他从怀瞳老魔手上得来的魔眼,因为缺少魔道功法,至今不能把魔眼炼入肉身。

‘血窍同参功’貌似存在可取之处。

丁醒就问:“此魔功不止能炼己,也能替妖兽祭炼异血吗?”

杜挽袖说是。

她当年听说这一魔功,也是称奇好一阵子,故而记忆尤其深刻:“‘魔灵蹄’初来堡中,第一次打擂就恰逢一场混战,当时共有五头鹿妖联合斗法,战后死了四头,只剩‘魔灵蹄’侥幸生还,但是它被砍断左肢,梁执事见它成为废妖,原本是要杀掉,这时血窍老怪找上门。”

血窍老怪的‘血窍同参功’原本只能炼己,随着玄功精进,迎来更深层次的突破,已经可以帮助妖兽祭炼,但血窍老怪需要验证神通。

他就给梁执事提议,帮助‘魔灵蹄’祭炼新腿,那五头鹿妖里有一头魔鹿,他从此鹿身上摄取一肢,成功让‘魔灵蹄’残肢再生。

‘魔灵蹄’得了新肢,能施展一记魔蹄术,让它在擂台大放异彩,就被同道们取了一个‘魔灵蹄’的法号。

鹿妖青风的魔蹄来历就是这样。

它靠着魔蹄神通,在擂台上坚持十余年,但类似这种生死斗擂,并不存在常胜不败者?继续打下去?早晚要横死擂中。

丁醒决意把青风带离玉田堡,在必要时候?他会诉诸于强抢明夺。

“前辈?余三鞭回来了。”

丁醒正思虑营救青风之事,杜挽袖见余三鞭从山后归来?即刻出言提醒。

那余三鞭像是得了什么命令,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飞奔到妖兽的巢房处?先把一头丈许多高的魔牛从房中牵出。

这才来到丁醒与杜挽袖跟前:“怎么?你们看中‘魔灵蹄’了?那真是不巧,堡中刚刚来了一伙野修,要登台打擂,梁执事让六座擂山各派两头妖兽?我这一山?要让‘魔灵蹄’与‘天魔角’出战!”

丁醒往魔牛头上望了望,见一角扭曲,另一角打直,心想牛角恐怕也是被‘血窍同参功’祭炼而成。

余三鞭管辖的擂山,战力最强当属青风与魔牛?如今要齐齐出战,应该是遇上了硬茬子。

那也肯定存在陨亡风险。

丁醒尽量争取:“余大哥手底下的妖兽那么多?何必非让‘魔灵蹄’登台,换一头不行吗?”

余三鞭哼唧一声:“刚才在擂台处?同道们全都找了我,让我派遣‘魔灵蹄’出战?它是常胜将军?同道们都押注在它身上?赌它不会阵亡,我也押了它重注,你这憨货应该知道它有多值钱。”

他扭头瞅瞅杜挽袖:“几坛金露液并不够,如果你愿意拿出一坛花粥酒,等打完这一擂,我会想个法子,让‘魔灵蹄’假装缺胳膊少腿,这就等同于退出苦役,到时换给你,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他刚才去送牛,期间并不曾打听杜莺娘的踪迹,他没有那么精明,会联想到杜莺娘出事故,他只不过是在考虑如何抬高价码。

杜挽袖得了丁醒示意,忙道:“好,就一坛花粥!”

余三鞭闻言一笑:“不愧是玄胎前辈的掌上明珠,出手就是大方,那你耐心等着吧,擂台结束,咱们一手交酒,一手交鹿。”

他随之拉开房门,把驭兽令牌往青风身上一砸,召唤青风出巢:“不要再酣睡,立功时候到了,等打胜这一仗,老子赏你三坛枣核液,让你喝饱喝足!”

转念一想,如果真的打赢,这头鹿妖就要易主,还赏个屁的枣核液呀,又把目光转到杜挽袖脸上:“这鹿嗜酒如命,只要给它枣核液喝,它的战斗力那是直线飙升,也真是邪门,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少了枣核液,它可未必听你话。”

杜挽袖无动于衷的嗯了一声。

此时青风已经出了房门,竖着鼻子一嗅,鹿眼好似遇了什么刺激,猛的撑开,圆溜溜盯着丁醒,忽又箭步一跳,冲到丁醒脚边,垂着鹿头去蹭丁醒的靴子。

这一幕让余三鞭一阵愣神,心想这鹿妖怎么与他表现的如此亲昵?

丁醒轻描淡写托出一坛灵酒:“爱喝枣核液?这还不简单嘛,小弟手上就有这种灵酒,专门用来豢养蛇群。”

说着,他悬下坛口,放在了鹿嘴处,另一手轻抚着鹿颈,不禁回想起当年在金露酒庄,他也是这么喂养青风。

即使时过境迁,青风也似他一样,并不曾遗忘过去,仅仅是轻轻一嗅,就立刻闻出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余三鞭不明内情,只当是灵酒吸引了青风,破口就骂:“妖就是妖,有奶就是娘,老子就该早点卖掉你!”

他骂骂咧咧,拽着青风就走。

青风频频回头,往丁醒身上打望,它嗅出了丁醒气味,却不认得丁醒模样,这让它鹿眼里充斥着迷惑之色。

等它消失在山后,杜挽袖已经略有明悟,此番丁醒潜入玉田堡,看来还真是为了‘魔灵蹄’这头鹿妖。

她回想早前与闵瑶高阁的斗法,始终揣摩不透丁醒救她的原因,丁醒倒是询问了几句有关她母亲的事情,她怀疑丁醒与她母亲是旧识,但丁醒听闻她母亲死讯,显得毫无波澜,至今也没有再问过,旧识的可能性并不大。

此刻见丁醒对‘魔灵蹄’这么重视,杜挽袖就判断丁醒是为了让她做内应,方便把‘魔灵蹄’带出玉田堡。

但‘魔灵蹄’一旦登上擂台,那就是九死一生,倘若‘魔灵蹄’在斗法时遭遇性命之忧,丁醒又会如何处置呢?

杜挽袖想到这里,神经忍不住的紧绷起来,万一丁醒忍耐不住,直接在擂台抢夺‘魔灵蹄’,到时身份暴露,必有一场凶险血战,她作为丁醒的引路人,处境就要大大不妙了。

“带我去山后看台!”丁醒不给她细想对策的时间,边走边问:“你刚才提到的血窍老怪,他目前是否在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