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台上杀戮

小说: 长命酒师 作者: 山过 更新时间:2020-11-22 01:35:08 字数:2318 阅读进度:164/175

杜挽袖怔了一下,她想不通丁醒为什么会对血窍老怪感兴趣。

她下意识作答:“我在墨河见过血窍老怪,他应该在冰山探险,还没有返回玉田堡。”

何时归来,那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丁醒暗叫可惜,‘血窍同参功’极可能对他炼化魔眼有助力,但老怪不在堡中,他便求法无门。

不过魔域这么大,能够祭炼魔眼的神通肯定不止‘血窍同参功’这一部,丁醒要在魔域闯探的时间不会短,他相信总归能遇上适合自己的魔功玄法。

他摁下此事,把关注重点放在了青风身上。

从山道绕过去,擂山的另一侧没有一间巢房,整座山体都被开辟为露天平台,层层叠叠有几十处,各个平台上都站有修士,他们居高临下,视线正对山谷擂台。

擂台被十余座擂山包围,每一山都有相似的看台建筑,当丁醒站在其中一处看台上,环顾四望,心中颇有一股震撼感。

这一座斗擂场,修建的相当壮阔,擂台横跨数里方圆,足够容纳上百位修士,进行大规模的混战斗法。

擂山看台更是设计新颖,首先视野开阔,无论站在哪一处看台,都能清晰目睹擂台战事,以及其它看台的观众情况。

其次看台数量足够容纳玉田堡的所有修士,数千人可以共聚一堂,前来观摩斗擂大会。

照此来看,斗擂虽然危险处处,却也是扬名立万的舞台。

“那些战旗有什么用处?”

丁醒饱览完擂台盛况,抬手指向垂插山谷边缘的魔云战旗,这些站旗足有数丈高,共有十六杆,每一座擂山的山脚处正好各插一杆。

“那是堡主炼制的护山旗!斗擂期间,作战双方施展的任何神通?破坏力仅限于擂台内?一旦波及擂山看台,就会被护山旗所阻!”杜挽袖说着话?余光在附近的擂山扫视。

她左方的擂山上?山腰处的看台内,站着一位血袍青年?这青年的左手白白净净,右手却长满黄毛?毫无一丝人掌特征。

“护山旗?”丁醒知道玉田堡主是金丹修士?拥有玉刹长老的身份,此人亲自炼制的护山旗,足以隔断金丹期高手的打擂斗法:“看台修士可以越过护山旗,闯到擂台上吗?”

“可以!虽说擂台能进不能出?斗擂规则是必须决出生死?但有时候,打擂修士为了留条后路,他们登擂之前,会先拿出全部身价,贿赂给堡主身边的亲近人?在生死关头,请这些人出手救命?这也是堡主特权!”杜挽袖把目光从血袍青年身上收回来。

她看着丁醒说:“不过特权使用,仅限于定居时久的本堡修士?至于新来散修或者打擂妖兽,必须一口气打到死。”

她回答很简练?心里却在犹豫?要不要把那个血袍青年的底细告诉丁醒。

这个青年祖姓为彭?天生就没有右臂,类似这种天残废人,那是无法练气修行的,但他运气好遇上血窍老怪,被血窍老怪以猿臂祭炼入身,从而踏足了修仙界。

他的本名无谁得知,玉田堡的魔修全都称呼他叫‘彭妖臂’,名义上,他是血窍老怪招收的关门弟子。

但杜挽袖知道一个隐秘,这个‘彭妖臂’其实是血窍老怪的私生子,三年前‘彭妖臂’潜入临近的玉泉堡,残杀十余个女修,惹来几位玄胎魔修的报复,结果被血窍老怪拼死挡了回去。

当时杜挽袖很不理解,‘彭妖臂’因为一条非人手臂,导致性情暴虐失常,偏爱杀人为乐,总给血窍老怪惹祸,血窍老怪为什么还要保他?

是杜莺娘透露这两人是父子关系。

杜挽袖可以笃定,‘彭妖臂’肯定修炼了‘血窍同参功’,如果丁醒想讨要这部魔功,根本不需要接触血窍老怪,只用擒住‘彭妖臂’,一问就知了。

但杜挽袖担心丁醒杀掉‘彭妖臂’,那么等血窍老怪会堡,怒气势必撒在她身上,这个代价她承受不起。

于是她忍着没有吭声。

此时擂鼓响起,新一轮的打擂已经上演。

空旷的山谷中,降落四个打扮怪异的野修士,全都有练气后期的修为,就是他们为了入驻玉田堡,而挑起了这一场斗擂大会。

他们面朝那座专门给玉田堡主设立的擂山看台,虽然今天堡主不在,但堡主亲信梁仲宪却出了面,此人就是负责管辖灵兽殿的梁执事。

梁执事注重仪表,穿着崭新的锦衣道袍,他语气听去温润,内容却显得杀气森森:“入我擂中,非死即生,既然你们站在了这儿,无论遭遇什么样的杀戮,都必须打到底,倘若有谁敢逃,老夫会亲自出手拍碎你们骨头,拿你们去喂养殿中奴儿。”

他说罢轻拍两下手掌。

嗷嗷之声登时响彻山谷,共有十二头妖兽出现在擂台四角,除了余三鞭麾下的青风与魔牛,还有其它擂山派遣出战的秃鹰与狼鸠,火蚁与冰蚕,毒蛛与沙蝎。

空中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赋妖术基本囊括了修士的五行神通。

平均三妖围猎一修士。

梁执事放出妖兽,最后说:“如果你们把这批妖兽打杀干净,自然就是玉田堡的修士了!”

这一语落罢,擂鼓也随之停息,梁执事甩袖一扫,宣布斗擂开始。

各座擂山的看台内,聚集的几百位修士登时群情吆喝起来,早前几场斗法全是单挑,打了半天都分不出胜负,简直是让人看的昏昏欲睡。

真正提神的斗擂,还得看群殴才行,参战双方的兵力越多,血腥程度越是激烈,他们根本无须等待太久,肯定会有伤亡出现。

也果不其然,开擂仅仅过去一盏茶的功夫,妖兽当中那头只顾勇猛冲锋的大魔牛,被一条锁链缠住蹄足,它哀嚎一声,正欲瘫倒台上,又飞来一击长柄战斧,一斧砍向牛头。

魔牛上空,那头狼鸠同时扑袭而下,结果被一张丝网罩住双翅,妖躯刚一侧歪,迎面飞来一根法钉,径直扎穿它的头颅。

这两妖最先靠近四个野修的防御圈,被干净利落斩杀于脚下。

妖血一旦流出,即有杀鸡骇猴的震慑力,余下几妖登时止步,再不敢莽撞发起攻势。

丁醒俯望着擂台上的青风,正抬起它的魔蹄,狠狠踏击着台面,像是准备挑起主攻的重任,但只要它使出妖术,就会被四个野修列为首杀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