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好久不见

小说: 重生八零大佬要和我组CP 作者: 沙玛 更新时间:2020-11-22 02:38:43 字数:2265 阅读进度:220/231

李夫人面上笑得十分矜持大方,动作却有些粗鲁急切地一把拉过沙发边的行李包,拉开拉链往外抓东西。

“这是一包苏福记的糖果,你要是不爱吃,可以送给你玩得好的同学朋友。”

“我听你爸说最近你爱穿裙子了,我给你带了三条裙子,你要喜欢就穿,不喜欢就放一边。”

“还有你最爱看得画报。”

“一双皮鞋。”

“丝巾.......”

......

李夫人激动地从包里掏出一堆东西来献宝。

这是继女第一次主动跟她要礼物,她实在忍不住激动。

有老李这个宠女狂魔在,星月自然不会少了这些东西,她能跟自己要礼物,说明啥?说明星月在对她释放善意,愿意接纳她了!

李星月随意地看了看放了满沙发的东西,点了点头,对眼巴巴看着她的老李和李夫人说了声:“还行,那我就接纳了。”

老李头和李夫人简直要跪地叩谢大闺女笑纳了。

这时李星月转身从包里掏出从花俏那里拿的那两条裙子,“我也不是只进不出的貔貅,礼尚往来,送你了。”

李夫人愣了下,看了眼老李头,然后更加精细地一把接了过来,生怕李星月一个不耐烦又收回去。

这时她第一次接到继女的礼物啊。

李星月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故作不经心道:“你要是嫌弃就不用穿了。”

李夫人福至心灵,立刻抖搂开裙子:“多漂亮啊,我超级喜欢,肯定.......穿。”

她本来是为了表态才抖开裙子的,结果真把裙子撑开一看,脸上的神情就变得认真起来。

裙子的确很不错!

款式新颖大方、线头利落干净、布料选择也非常合适。

作为一名服装从业人员,李夫人对服装十分敏感,她仔细看了起来。

看到继母这神态动作,李星月满意地点了点头。

“星月,你这裙子是从哪里弄来的?”李夫人忍不住问道。

就等着你问呢!

李星月耸耸肩:“春风布店,你去街上打听打听,九青县的人基本都知道。”

李夫人“噢”了一声,没想到这一趟来九青县竟然还有这样的收获,她忍不住赞叹继女的眼光。

“不愧是咱星月,眼光就是不一样。”

挑选的裙子深得她心!

老李狐疑地看了眼女儿,若是他记得没错的话,女儿那个最要好的朋友的妈妈就在那个布店做衣服。

李星月从沙发上拎起其中的画报,“我先回卧室了,其他的东西先放柜子里就好。”

“行!”

李星月到了自己房间门口却又停下回头,提醒李夫人:“对了? 做衣服的人是我最好朋友的妈妈。”

撂下这话她就回房间了。

老李和李夫人互相看着。

老李说:“这衣服真的很好?”

李夫人点头:“的确不错!不必我那工厂做出来的差。”

老李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哟,闺女居然学会玩小把戏了? 长进了。

他说:“那你找时间去布店看看? 若是可能就跟那......做衣服的合作一把。”

李夫人也明白了,笑了起来。

“看来这九青县也不是一无是处啊? 这回我放心星月跟你待在这地方了。”

她本来打算这次过来想方设法把星月给带回去,小地方的教育及各方面怎么比得上大城市? 不过既然星月在这里过得如鱼得水? 那就算了。

花俏一家并不知道李星月为了帮林香叶动了些脑筋,他们正商量着明天回乡下的事情。

林国华还在饭店没有回来,林香叶清点着明天要带的东西。

花俏和花南方正坐在饭桌上吃饭。

“少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林香叶突然说道:“鞭炮!”

修了新房子,乔迁新居的宴请怎么能少了炮仗庆祝呢。

花俏咽下嘴里的饭? 说:“那一会儿我出去买去。”

“行。”

花俏三两下把碗里的饭吃了? 说声:“南方洗碗。”就离开桌子,拿了钱和布兜往外面走。

谁知她一出家门,就看到巷子口站着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往大门口张望。

花俏随意看了一眼,那人穿着一件老大的中山装,帽子拉的低? 看不清容貌,不过嘴唇上方的一道胡子倒是明显。

应该是找地方的路人吧。

花俏没放在心上? 继续往外面走,谁知走了两步后? 她突然心头一震,脚步缓了下来? 甚至停了下来。

她强忍着才没有回头? 再次僵硬地抬腿往前走? 心里却乱成了一团麻,她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是同手同脚在走路了。

身后帽檐下的那双眼睛里差点儿笑出星星来。

他不近不远地轻快地缀着花俏走。

花俏差点儿走错了方向,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买鞭炮的商店,买了六挂鞭炮,心想六六大顺。

人刚走出商店,却又被人追上来。

“姑娘,还没找你钱呢!”

她有些尴尬地接过钱,用手扶额的时候小心朝马路对面的电线杆子那里看了一眼,果然又看到了那个身影。

那人应该是在笑她吧!

花俏一咬牙,装好钱继续往前走,回去的路上,她故意绕进了一个偏寂的小巷子里。

走到一半路,她停了下来,霍然转头,正好看到十米之外的那个人。

“你跟着我是什么意思?”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消失了快半个学期不见的沈重,乔装整容不说,还跟了她一路!

真是让人不能相信呢!

沈重歪了头看着她,温和出声:“好久不见。”

后面还有四个字:很是想念。

不过他没有说出来。

花俏抽抽嘴角,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重一愣,正想着该怎么回答她时,却又听到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你现在是高三,再过两个月就要参加高考,结果你却不去学校上课学习,你就这么有把握吗?有什么事还能比高考更重要,就不能为高考让让路吗?”

“我知道你很厉害,以后肯定也会成功,可是我觉得高考还是要认真对待,人生若是不读大学会很遗憾的,你本来可以考上第一学府,要是因为其他杂事而考个不好的学校,以后肯定会后悔莫及的。”

花俏觉得自己的话完全是经验之谈,上辈子她没念大学就非常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