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死士甲】(爆更四)

小说: 穿越诸天做土匪 作者: 你是穿越者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614 阅读进度:130/151

【感谢大哥,@疯癫的中二,大额打赏,特来爆更!】

.

.

初服下【天道丹】,当即发作。

三人滚于地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叫疼之音,沙哑,灭于喉咙,无法嘶吼而出。

满脸血丝,经脉鼓动,内力紊乱。

捂头,于地上来回翻滚。

头脑欲炸裂一般,分不清东南西北,认不得自己何名何姓。

只是不断往徐千秋方向爬来。

爬行不过些许距离,又捂住头,四处翻滚,蜷缩一团。

这天道丹虽不如紧箍咒那般厉害,效用却相同。

且,服下此丹,生死便再不由自己掌控。

天道丹,取之百种毒丹药方精髓,以徐千秋血脉之力混制其中,再融以他所修遇强则强的天道之力,由系统炼制而成。

世间独一无二。

看着三人来回翻滚,痛不欲生,大柱国忽然觉得,小人屠之名,名不虚传。

一面向徐千秋介绍三人情况。

顺道提议,三人既已知晓此丹厉害之处,是否可以替其缓解一二。

徐千秋却道,不着急。

真正毒发,还在后头。

这不过刚刚开始。

其语气之平淡,令大柱国眼皮一阵乱跳。

外界都说北凉世子是个疯子,如今知,天下第一楼楼主,更是个魔鬼。

世子殿下缓缓而言,每一个服下此丹之人,都要让其亲自体验一番。

如若不然,有些人偏不信邪,总觉得那无端恐怖描述,不过是在唬人罢了。

没什么比亲身体验来得更有说服力。

三人本已痛不欲生,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闻言,知此丹后续发作之力,更胜此刻百倍,心头如九霄之雷炸裂,恍然如梦,浑浑噩噩,百般绝望。

首次发作之后,此丹便会融入奇经八脉,附与灵魂之中。

若不发作,于修炼,有着很大助益。

若是发作,一次比一次……

大柱国听着,顿觉头皮发麻。

一旁,魏叔阳始终拱手而立,静静鞠躬,未曾起身。

听闻此言,后背衣衫,早已湿透。

虽已在极力克制,身体却止不住地微微颤抖着。

外界传言,世子殿下恐怖。

今日所见,却知,那不过冰山一角。

这是个比人屠还要心狠手辣之辈。

听到那句,魏爷爷不必多礼,请起,魏叔阳颤抖着声音回道:

“当不起世子殿下如此称呼!”

魏叔阳,暗中守护北凉王府几十年,无儿无女,无依无靠,忠心耿耿。

无论是徐千秋,还是徐凤年,入阁时,都尊称其一声“魏爷爷”。

看着眼前三人,魏叔阳心里才明白,那声“魏爷爷”,果真发自肺腑,真心信任于他。

故而,才未曾让他服下那丹药。

发作过后,至少得丢半条命。

令人永生难忘!

魏叔阳本已上了年纪……

看着那席白衣身影,魏叔阳心中多了几分感激。

吕钱塘,所学乃霸道剑。

此人出招,招招搏命,敢打敢拼,不怕死。

便是遇上一品高手,也能撑上百招。

大柱国直言,百招之后,以徐千秋的轻功,早已逃之夭夭了。

舒羞,西楚之人,精通媚术和易容术,各种歪门邪道,都懂一些。

武功也不弱。

待她学成《白帝抱朴诀》,实力定能更上一层楼,如虎添翼。

再有,舒羞调教女人也极有一套。

只要是个美人胚子,落到其手中,不管多烈性,都能变得温顺无比。

比那青楼里的花魁还会伺候人。

说到此处,大柱国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世子殿下。

看得徐千秋毛骨悚然,嫌弃道:“你这什么眼神?”

大柱国嘿嘿一笑,道:“你不是立志收罗后宫美女三十五万吗,我等着你替咱们北凉王府开枝散叶。”

为老不尊,竟哈哈大笑起来。

至于杨青峰,瞎了一只眼,聋了一只耳朵。

手段古怪,是个赶尸养鬼之人。

师从苗疆王道长。

王道长,无人知其名。

三年前,于武帝城与王仙芝一战,十八具铁尸,尽数被王仙芝毁去。

后隐于山林,据说在炼制十八具银尸、金尸。

带此三人,旅途之中,当不会太无聊。

大柱国介绍完了,三人毒发还在继续。

得知毒性还未抵达最高潮,便已如此模样。

大柱国目睹,三人不止一次欲求死,却尽皆失败。

于是,再次道:“依我之见,三人已知晓其中厉害,既无大过,不如便饶他们一次,如何?”

大柱国赔笑。

徐千秋皱眉,右手双指并拢,点出,三道光芒闪过,分别进入三人体内。

那一瞬……

三人如同从地狱来到天堂人间。

虽不能语,却不断于大柱国身前磕头。

父子二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徐千秋半开玩笑道:“你此番去京城,不如,捎上一颗,放于那皇帝饭碗之中……”

闻言,大柱国眼前一亮,嘿嘿一笑,果真接过那瓷瓶。

瓷瓶之中,一粒血红丹药,散发着诱人清香。

还带着点桂花糕的味道。

地上不断磕头三人,及一旁魏叔阳,额头满是飕飕冷汗,真恨自己长了双耳朵,听到这不该听的。

“你们退下吧,收拾一番,明日启程。”

得世子殿下下令,三人捡起地上秘籍,狼狈而去。

吕钱塘,体态魁梧。

杨青风,神情木讷。

舒羞,媚意天成的少妇。

握着秘籍,小心翼翼,躬身而退。

此事已了,离别在即,徐千秋开门见山,问道:

“千秋阁之中,有你安排的死士?”

大柱国点点头。

父子二人,对饮一杯。

徐千秋再道:“青鸟我知道,现已是我的人了,红薯是娘亲所留,我也知晓,我只是好奇,那个甲是谁?”

大柱国愣了一瞬,哈哈大笑。

同时,心中也不经有些感慨,好在这王府之中,兄弟和睦,并无一人与徐千秋争权夺利,否则……

“红薯和青鸟,既已被你知晓,我便不再隐瞒了。

你身边,以天干做代号的死士,共四名。

三年游离途中,两人拼死。”

大柱国说到此处,却被徐千秋忽地打断道:“那两人,并非战死,而是入了天下第一楼。”

大柱国凝视他三秒,仰头猛灌了三杯酒。

北凉王府,后继有人啊!

大柱国继续说道:“青鸟是丙,那两人是乙和丁,至于甲……”

大柱国沉默了,未曾说出那人名字。

忽地,他似想到了什么,抬头道:“你猜到了?”

徐千秋点头道:“十之八九,但不敢确定。”

父子二人,对碰一杯。

都未曾点破那人名字。

徐千秋心头暗暗决定,此生,如何也不能让死士甲真的启动。

因为启动,便意味着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