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阳谋

小说: 大秦:开局抢了盖聂的首席剑师 作者: 风往那里吹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299 阅读进度:87/94

假父?

恐怕在嫪毐心中,他早把自己当做太上皇,是秦国能一手遮天的人物。

“火禹老师你有什么想法?”

事已至此,嬴政也完全冷静下来,还在滴血的手握住酒杯,缓缓下咽。

姒禹与之对饮,不慌不忙道:“与其说我的想法,不如说是王上的意志,嫪毐势大,又野心勃勃,加上太后做后盾,一旦起兵比吕不韦还要难缠,起码吕不韦造反不过是推翻王上,嫪毐造反是要夺取王上祖辈荣光。”

“继续。”嬴政平静道,似乎已经习惯姒禹的大胆言辞。

“既然已经知道嫪毐之事,不妨将计就计,准备好兵马,在祭奠之前放出消息,让其自乱阵脚,以对方的狂妄程度,肯定会直接叛乱,届时便可一网打尽,而嫪毐出自相国府,是吕不韦一手举荐之人,有了这层关系,想怎么置办吕不韦还不是看王上意愿。”

计划很简单,却是不折不扣的阳谋。

嫪毐和太后的事在前,无论嫪毐叛不叛乱,他的结局已经注定,而吕不韦的结局也注定。

听完姒禹的计划,嬴政看姒禹的眼神更加复杂了。

“火禹老师好计谋,只要计划顺利,无需太久,秦国便是寡人的天下,如此大智,一个剑术教师的身份太过屈才,等寡人亲政,九卿之位便有老师一职。”

“大王想杀我?”姒禹瞪大眼睛,惊恐的酒杯都落到地上。

“何出此言?”嬴政愣住,没想到姒禹反应会这么大。

“我现在是王上教师,也只是剑术教师,并不在秦国公职之内,言论、行为相对自由,可王上给我安排一个公职,不是把锁链拷在我脚上,想要杀我吗?”姒禹惶恐,一脸不愿。

闻言,嬴政是哭笑不得,“火禹老师,寡人是真想给你一个好的官职,你的才能只做一个剑术教师实在太委屈了。”

“不,一点都不委屈,大臣有什么好的,能面对面和王上硬钢?”

嬴政摇头。

“敢无视相国、太后权威,胡说八道?”

“老师可不是在胡说。”嬴政言下之意就是不能胡说。

“胡不胡说另说,身为人臣,王上以为禹还会如此畅谈,如此为王上着想?”

嬴政沉默了,臣为君忧本是君臣根本之道,可实际上一旦进入朝内,又有谁能始终忠君爱民?

亲母,仲父尚且会背叛,足够利益下,大臣异心在正常不过。

“所以王上就不要在提及加官进爵之事,这个世界有趣的东西数不胜数,权利只是其中一个调味品,没有我亦能辅佐王上,如果王上真的想奖励禹,咳咳,帮个忙呗。”姒禹恭敬给嬴政倒了一杯酒。

“哦,火禹老师居然会有事找我?”嬴政来了兴趣,“说来看看。”

姒禹在他身边一直都是无欲无求的样子,今日突然有所求,到是稀奇之事。

“王上认为这风月场所如何?”

“糜烂之地,亦有价值存在。”嬴政道。

“我想发挥他们潜在的价值。”

嬴政再次凝视姒禹,手指在桌案不断敲击,盏茶时间,他才开口,“可以。”

嬴政没有询问姒禹具体要如何,也没问需要他怎么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他嬴政只需要站在最高处俯视就好,参与进去并不是好事。

“谢王上。”

“对了,尚公子,晌午太后来过。”严肃的话题过去,姒禹面带纠结的开口。

“......”

“不准,不许,不能。”嬴政连说三个不,然后自己的脸先黑了下去。

“禹自是不敢,只是我看太后的意思,恐怕不会放过我。”姒禹挠头。

对此,嬴政反而陷入纠结,姒禹在这个时候告诉他这个,他自然明白太后找姒禹何事,可明白归明白,此事要处理却很难。

赵姬目前还是太后,他可没理由限制对方的行动,难道这个时候就发难?时机不允许,支走姒禹?嬴政也不愿,乱局已起,身边没有姒禹这样的高手在,他总有些心慌。

“你还真会给我找难题。”嬴政揉了揉眉心,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我也不想,如果禹的能力超过太后,此事到好说,怕就怕太后动用权利,加上她本身的强大,我着了道。”

火魅术不是无敌的,太后有整个秦国做后盾,修炼资源无穷无尽,加上赵姬的天赋异禀,她之层次到底如何,姒禹判断不了,他不想阴沟里翻船,所以才会和嬴政提及此事,想让嬴政想想办法。

家有小娇妻,他没必要对赵姬冲动,冲动是魔鬼,某些女人碰不得。

“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老师就暂时闭关在家吧,这段时间我尽量不外出,盖聂一个人应该保护的过来。”

嬴政最后只能选择相信盖聂,支走姒禹。

“也好,正好禹这段时间修炼有所心得,再休息一阵子也好。”

两人又在包厢闲聊了一会儿,姒禹就抱拳告辞。

出了青楼,姒禹心中大石头落下。

他还没有行动,嬴政就意外的知晓了太后和嫪毐之事,这也省了他诸多麻烦。

“幸好我没有冒然去打探赵姬,嫪毐在宫中能那么肆无忌惮的行事,恐怕和赵姬的魅惑脱不了关系,玩精神的高手都会留有后门,宫内那些宦官宫女恐怕早就被下了对应的精神咒印。”

“只是不知道此次揭发嫪毐的是哪位大臣,能无视赵姬的魅惑,应该不是一个简单角色。”

他的火魅术这么强大都有些难以抵抗赵姬的魅惑,秦国大臣能有此能力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嬴政到底是得了民心,朝野中支持嬴政一派的大有人在。”

亲政的路上有荆棘,但披荆斩棘的人也不少,嬴政并不是孤军奋斗。

回到自己的住所,时间已经是深夜,姒禹推门进入,就沐浴在红色烛光中。

看着床上侧躺妖娆的身姿,再看那朦朦胧胧的白皙,姒禹使劲咽了口口水。

今天他有些火大,现在急需发泄。

“灵儿。”

“禹君...”

“咦,等等,你站住。”

焰灵姬本来已经准备好迎接姒禹,可陡然间她眯起眼睛,看着姒禹的胸膛。

“你找其他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