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头皮发麻的战场

小说: 回到古代当赘婿 作者: 逆月流光 更新时间:2020-11-22 01:49:15 字数:2939 阅读进度:1349/1357

怎么......可能?

哪怕是狼族可汗的他,一时间也有些无法接受这个想法,只可惜现实之所以称之为现实就是无论再怎么无厘头的事情,也只有接受的份。

就在狼族可汗愣神之际,狼族又一次发起了进攻,与之前的试探性进攻相比,这一次可谓是双方真正的对决,或许对于狼族来说应该是这样,而大宁一方军阵也缓缓展开,火炮和八牛弩成为了第一批真正亮相的武器......看着那惊世骇俗的数量,狼族可汗就知道,狼族败了,甚至比上一次败的还要惨,上一次狼族的惨败还可以说是大宁不讲武德,而这一次真如林寒所说,草原狼族已经使劲浑身解数......无论阴谋还是阳谋,在林寒的可以配合之下,可以说是达到了所有手段达到的最佳效果,只可惜结局却是如此的不尽人意,当真是任尔千方百计不敌一拳出击,大宁与狼族双方的差距已经不是一个人所能带来的差距,这种差距是全方位的差距。

所谓的东山再起所谓的血海深仇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那一声声轰鸣的炮火击碎了一个不切实际的东山再起的美梦。

林寒搞出这一场受降仪式就是为了告诉他,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笑......当然并不是说炮火的威力有多大,一炮下去炸死好几个人终究是少数,很多时候一炮下去只是打了一个寂寞,除了让人惊骇的威慑力之外,更重要的是狼族骑兵的速度在炮火的轰鸣下降了下来......在看到骑兵的速度降了下来之后狼族可汗就知道狼族输了,与上一次不明不白不同,这一次输的可谓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狼族可汗知道哪怕是再打十次百次,狼族也不可能赢这样的大宁......而狼族可汗也终于明白了林寒为什么要配备玄甲军这样一个防御性的军团了,没有了速度的优势狼族士卒就算是冲到了大宁军阵面前又能做的了什么呢?

“时代变了啊......”林寒恍然若失的呢喃到,当火炮登上舞台的那一刻起,所谓的刀光剑影所谓的飞檐走壁就注定会被淘汰,他已经能清晰的看到内卫东厂百骑司这些人脸上的惊悸和眼底深深地恐惧......被送入深渊的不单单是狼族,还有整个武林。

......事实正如狼族可汗所预料的那般,在失去速度之后的狼族骑兵更像是没有了爪牙的老虎,狼族大军终于摸到了大宁的军阵,但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他们的武器砍在盾卫的大盾之上,除了火星四溅之外,甚至没有办法让盾卫后退一步......一击不破防,反倒震的自己手麻,手里的武器差点脱手而出,而这一刻狼族士卒终于发现骑兵的优势这一刻竟然成了他们致命的劣势,等待他们的不是所谓的刀枪,而是一个个黑漆漆的枪口,这种他们从未见过的武器只是听到响声,就有同伴应声倒地命归黄泉,于其说是杀人倒不如说是诅咒......事实上在不知道火枪如何杀人前,这种杀戮方式就是诅咒......死去的同伴身上没有伤口只有一个小洞,但就是这样一个小洞,却能无情的带走身边同伴的性命,比刀剑更可怕的是诅咒,比诅咒更可怕的是恐惧,狼族可汗说的并没错,战场之上谁都有战死的决心和勇气,只要置身于战场,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缺乏牺牲的勇气,但是牺牲和送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而对于狼族来说他们就是在送死......火铳的火光和声音就好像诅咒,而一个个倒地不起的同伴带来的是无尽的恐惧,而恐惧在这个修罗场便是瘟疫,一种让人发疯的瘟疫。

在付出了几千人的尸体后狼族大军开始奔溃,但对于狼族来说噩梦才刚刚开始,因为炮火的阻隔,后面冲锋的人并不知道阵前发生的事情,而与大宁交锋的狼族士卒已经被大宁火铳的杀伤力击溃,不对应该是被自己内心的恐惧击溃。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对于一群不知道枪炮的人,自己身边一起冲锋的战友前一秒还在嘶吼着冲锋,下一秒就毫无征兆的倒在地上没有了呼吸,就算是再怎么精锐的战士都会奔溃,临战之心?

早已不复存在......死亡的阴霾笼罩在每一个乱了阵脚的狼族士卒心头,前方是死亡的瘟疫恐怖的诅咒,身后是轰鸣天雷......别说是狼族的士卒了就算是在军中运筹帷幄的杨毅此时此刻也是一阵的头皮发麻,他从来没想过战争会如此的简单,只要前面的盾卫抗住对方的反扑,机械的装弹瞄准扣动扳机,装弹瞄准扣动扳机就能取胜。

虽然这样的举动在这一年里无论是他还是手底下的人都机械了重复了无数次,但是演练终究是演练,当这一切在战场之上被展现出来后,杨毅终于明白了林寒说的时代变了的含义有多么沉重,林寒在战前说的那些话到底想要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林寒压根就不是想要接受狼族的投降,他只是提醒他接受这种杀戮的方式......正是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的袍泽兄弟成为自己建功立业的筹码所以才会想出一个不需要牺牲就能取胜的方式,战争?

林寒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进行一场战争,他从一开始就在策划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杨毅此时此刻的内心可谓是五味杂陈,作为将军哪怕是林寒不止一次的提醒他不能拿自己的袍泽兄弟当做建功立业的筹码,但是杨毅依旧有种想要冲出去给自己的敌人一个属于战士的死法......此时此刻的杨毅沉默的可怕,他紧紧的攥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嵌在肉中,鲜血无声的从拳头上滴落,好似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不发疯......反观参谋团的人,以头抢地者有,拿拳头砸铠甲的人也有,一个个宛若癫狂。

杨毅在这一刻突然原谅了草原狼族犯下的种种最恶,什么仇恨什么荣光在这一刻统统都见鬼去吧......他甚至第一次生出了对敌人而且还是草原狼族的同情。

杨毅知道他该感谢林寒,是林寒给了他这个光耀门楣的机会,是林寒给了他这个洗刷自己父亲屈辱的机会,但他现在却无比的痛恨林寒,痛恨那个让战场变成修罗场让战争变成屠杀的年轻人......哪怕他知道林泽的是正确的,火器的确是未来战争发展的方向,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林寒不这么做,有朝一日他们遇到这样的对手,那么今天惨死的狼族就是他们的明天,但是在某些时候不是所有的正确都会被接受......“告诉兄弟们继续攻击,只要在射程范围内有一名敌人,攻击就不能停......”“杨将军,这......”“这是命令,执行命令,彼之英雄我之仇寇,你我皆是军人,我们谁也无法左右现实,而这就是事实.....”“喏......”参谋团的人开始去下达命令,哪怕每一个人心中都知道所谓的穷寇莫追,但是军令就是军令......结束了,哪怕是这场针对胡人的大战还未结束,但是杨毅很清楚,当炮火响起的那一刻一切都结束了......天下无胡,那个比他还要年轻的大都督的确做到了。

......狼族可汗疯了一样的拿头砸着地面,但无论是狼族护卫还是大宁负责保护林寒的人都没有阻止他,哪怕是奉林寒为主的林风也没有阻止狼族可汗的抽风行为,如果可以他们甚至也想这么做......虽然在高台上的这些人并没有身处战场,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见证人,狼族大军不是没有试着调转兵锋直指高台,但是大宁的炮火却是很好的阻击了狼族的妄想,这是历史上唯一一次没有人员出动的阻击战,但是就效果而言却是比任何一次阻击战都要完美。

比起身在局中的狼族士卒莫名的恐惧,他们这些人看的却是极为清楚,每一次大宁阵营红冒起火光就有不计其数的狼族士卒倒地再也没有爬起来过,失去了速度的骑兵就是活靶子,聪明的人会选择下马,但是更多的还是被射下马的尸体。

更不要说皮糙肉厚的盾卫,这种可以让身后的战友顶着刀剑射击的兵种也是一个流氓兵种,林寒设计这个兵种压根就不是用来杀人的,什么攻击移速统统不要,全部加点防御,别说门板一样的大盾,就算是有人操作失误把身子露在狼族的刀锋之下,对方都破不了盾卫的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