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贾进异世两重天,琼入红楼一线牵

小说: 红楼贾琼去病弃疾克难 作者: 秦可卿贾元春贾琼 更新时间:2022-08-05 字数:5797 阅读进度:2/132

大正-神京

贾琼一人独自走出巷子,略显清瘦的身影形单影只,踽踽独行。

巍峨城池如耄耋老人,经风历雨,颇具沧桑之感。

触摸巷子的墙壁,感受岁月的痕迹。

神京历宋,元,明,又至大正已满八百年。累四朝之国运,方可与西周比肩。

此界与原界又有不同。赵宋太祖长寿,国祚绵长,比之原界,国祚得延两甲子。至五胡后,蒙元又窃神器以自居,朱明再复河山而北望。后至明英宗土木堡之变,丧师辱国,比之原界更胜,至神宗而亡,明之一朝国祚作252载。

神州又遭屠戮之际,华夏衣冠覆灭在即。

大正太祖以商人之身效冉闵杀胡令,组精锐敢战之士,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再复汉家故土,立大正之国,以正治国。M.㈧柒七zw.cΟM

以示与过往历朝之不同,去庸碌无为之官,扫贪婪腐败之风,正军人傲骨之气。

大正立国至今,承平百年,历四位帝王治理,又复前朝种种弊端。

西城,宁荣街宽阔而直长,颇有势若骏马奔平川之态。

此街皆因宁荣二府而得名。

所谓宁荣二府,一曰:宁国,一曰:荣国。

宁荣二祖为一母同胞兄弟,两兄弟,追随大正太祖南征北战,所立大小战功无法计数。后两兄弟分别被赐予宁国公与荣国公爵位,与国同修。

神京又有四王八公一十二候,战功彪炳,名列前茅。其余各类虚候杂号将军更是多不胜数。

八公独占其二,又为兄弟,守望相助,不下王爵。一门双公显赫一时,更不是别家可比。

宁荣周边皆是贾家旁支子弟,绕宁荣而居,倚两府为生。各色居所拱卫四周,如棋盘落子,星星点点,却又各有间距。

其间行巷通衢,道道比邻。

历经风雨的巷道如老妪更衣,道道青墙显斑驳,家家红瓦更参差。

着眼扫过,墙壁上裸露出的砖石,呈现出一片驳杂,层层叠叠的纹路,显出点点沧桑,安静的巷子,忽又扬起阵阵红尘。

来到了宁荣街头,面对着宁荣二府,不由又是一阵出神。

面至宁荣二府高门大院,也只是希冀苟且偷生。

贾琼常来观看二府门面,羡慕有之,畅想有之,更多的是给自己一种向上的动力。

再就是稍微满足前世那种不可言说的想法,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之中,不足为他人道。

透过额前虚抬的手掌,迎着落日的余晖,向前斜斜的看去,只余一片青砖绿瓦。

半眯着的眼睛,回首而忘,行巷质朴,岁月年轮。

让贾琼仿佛穿梭了时间,不知今夕是何年。

三两孩童沿着巷子奔跑,玩耍。

远处升起缕缕炊烟,只留下墙角的数支竹马,完全不知主人何去。

青石路上铺满了各色的叶子,红黄绿彼此相交,看着深浅不一,浓淡不同,却又彼此相容。

这美,矛盾且相容。

他是一个穿越者,或者重生着吧,他自己也不能确定,这类小说也没少看,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自己身上出现。

前世也只是中专毕业,受英语的残害,没有考上高中,其他成绩基本接近满分。没有更进一步,哪又有什么用呢?进入社会学的很多东西又用不到。

去当了五年兵,然后回到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年,这也许是前世很多人差不多的经历吧。

重生红楼是很多男人或许都有过的一段YY的想法。

红楼他也有看过几遍,比不上那些专门研究的。

十五岁看红楼,喜欢宝二爷的丫鬟袭人,枕边人嘛,算是小说主角的第一位女人,有那种第一位女人,第一次的情节。

十九岁看红楼,稍微有点文青的他。

喜欢宝钗照顾弱者的感受,品格端方,容貌美丽,且天质聪慧,博学宏览。主要是书上形容的太过完美。

黛玉,容貌清丽,兼有诗才,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极富灵气的经典女性形象。虽然有点小性子,但是生活条件好的女子,谁没有点小性子。

再到二十五岁,结婚生子之后。

本来喜欢的宝钗就感觉有点热毒冷香的意味了,冷香无非就是对外香气袭人,让人喜欢,内里却是有着一种如火之毒,对生命的默然。

还有曾经喜欢过的黛玉,从头到尾是小性子不断,不适合结婚。这个岁数的他讨厌这种感觉,颇烦的慌。

他更喜欢兼美,也就是兼钗黛之美的秦可卿,没被贾珍骚扰过的秦可卿,还有敏探春,慧岫烟。

最后人到三十岁的他,都喜欢谁?还挑啥呀,全喜欢,最好打包。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都要。自己何苦为难自己。

红楼不集邮还叫红楼吗?代替宝二爷纵戏花丛他不香吗?

这不像前世,这世三妻四妾都合法,只要能养起即可。

不是说这三十六人最美的,无人可比。比此类优秀的贾琼相信也是不知凡几。

但是真多的话,身体也吃不消啊!

如果喂不饱这群莺莺燕燕,被带了帽子自己必是要后悔的!红楼中这样的事情也不少。

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三十六位天仙般的女子。

元迎探惜肯定是无法入手,毕竟同姓,古有同姓不婚。

再有王熙凤和巧姐儿是母女关系,必然是断断不能碰的。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么偷偷做的人肯定大有人在,但是不能别人人渣自己也去学。

他只需保证自己守好自己的人伦底线就好。

只是他没想到,他真的重生了。

重生到了贾府旁支贾琼身上,祖上和贾寅是兄弟,所以也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旁支。

出了五服,就没有那么多的伦理别扭了。

想了一会,意识又仿佛从新回到了现在的身体上。

巷子里面的贾家人不少,但也有不少像他们家一样的孤儿寡母。

不似宁荣二府,公中有各种传下来的田地,庄子,铺子还有各种银钱来路。他们这些旁支只能靠父辈去拼搏。

或是给两府效力,或是自己种田,或是像祖上哪样从军,不一而等。

母亲则是带着自己和妹妹过活,给大户人家做些针线活,再或者给别人浆洗衣物,以此赚点银钱。

“哥哥,哥哥。娘亲让我喊你呢。”

闻听此声,贾琼下意识转头回顾,只见一垂髫幼女,跳蹦之间奔向贾琼。

幼女,身穿灰布粗衣,和自己身上的衣服简直是一模一样,只是自己身上大点,妹妹身上小点。即使这样,在妹妹身上仍是过于宽松。

贾琼知道,这件就是自己去年穿着显小,今年实在穿不上了,然后给了妹妹穿的。

妹妹清秀的脸上,一点不像巷子里其他小孩一样,留着大鼻涕,可能是女孩子比较害羞吧。每次都跟着贾琼学习,洗手,洗脸,清涕也需用手绢清理,然后过水再清洗。

绝对不像隔壁的芸哥儿和倪二哥,把它甩在门口沿墙的菜圃里。

妹妹叫四姐儿,是父亲的遗腹子。

母亲是个不太识字的,父亲又去的早,也就没有给四妹妹正经的取个名字。

贾琼前面还有贾琢,贾玟都早夭了。

所以最小的妹妹就按顺序称呼着四姐儿。

眼看着妹妹离自己两米远,贾琼就下意识的蹲下,膝盖弯曲,臀部坐与右脚后跟之上,紧跟着张开双手。

四姐儿就一下子扑到了贾琼的怀里,然后用自己的小脑袋在贾琼的怀里来回的蹭了好几下。

“哥哥,哥哥,今天是你过生,妈妈在准备饭食,让我喊你回去呢。”

怀里的四姐儿,边说话边又来回蹭了几下。

贾琼看着这个正在怀里撒娇的妹妹,又习惯性的揉了揉她的脑袋,他很喜欢这个妹妹,感觉就像自己前世的女儿一样,心里由衷的开心。

“嘿嘿。”贾琼咧嘴一笑,嘴角又自然而然的向上勾去,挑飞的眉毛也不能遮掩瞳中的喜爱。“好,哥哥现在就带你回去。哥哥只是喜欢在这街上走走看看,妹妹若不来,我也要回家寻你了。”

贾家二十房,十二房在金陵,八房在京城。

贾琼这一房,上一辈有大伯贾敦,二伯贾故和自己的父亲贾攸三人。

幼时清贫,父母早逝,连祖宅都被冷血的亲戚骗走售卖,三兄弟也只能互相依靠。没少受地痞无赖欺负。

大伯辛辛苦苦将二伯和自己的父亲拉扯大。

又走了贾家的门路进了京营,借了上辈的恩情,求了一个把总,将两位弟弟放在自己手下做了两个队正。

大伯算是个实诚人,恪守一些底线,没有吃空饷,也没喝兵血,完全是实兵实饷。所以是他们营的牌面队伍。

但也不完全是迂腐之人,借着油头稍微捞了点钱,然后给最小的弟弟贾攸娶妻,大伯和二伯却没有娶妻。

贾琼记得很清楚,三年前自己三岁时,父亲特地请假回家吃饭,然后早早的就把自己洗洗放在床上睡觉。

父亲和母亲就在自己身边几度共赴巫山,行云布雨。

完全不在意旁边这个三岁的小孩,但是这个三岁的身体里,确是三十多岁的灵魂啊,再加上这世的三岁,都三十五岁了,不论比今世的父亲,还是母亲都要大的多。

贾琼本来再想着自己已经到这个世上三年了,再过个两到三年就完全可以上族学了。

到时候也可以好好了解下这个世界的朝代,再考虑以后自己怎么发展,在家完全接触不到那些东西。

因为还小,父亲又在京营训练,不在自己身边说,半月才回来两次。所以贾琼对这个世界了解很少,只能从他们只言片语中了解到,自己可能是穿越或者重生到了红楼世界里面。但是再多的他就不知道了。

毕竟宁荣二府,贾敬,贾赦,贾政,贾代善这些名字父亲偶尔也会带出来。在贾琼的思想里面,就必然猜测这是红楼梦的世界了,如果真不是也没关系,到时候再慢慢了解。

结果当天搞的贾琼是极为尴尬,听着耳边的靡靡之音,啪啪声响,完全静不下心来思考。

偶尔灌进被窝的凉风,让他连睡觉都不行。

刚刚进入十月,早晚还是有点寒气的,完全不似往年的秋老虎。

三岁的身体虽然不会有什么反应,但是三十五岁的灵魂却完全没法安静。

终于一炷香后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当时听父亲对母亲悄悄说道:“娴妹,这几天我们要出个公差,将会有大笔赏银,到时候加上家里的积蓄,完全可以买一个二进小院。”

“我们再去稍微借点,就可以给大哥二哥娶妻了。到时候我们一大家都住在二进小院里面,我们兄弟三人一起在外当差,你们三个妯娌在家一起互相帮助,等大哥二哥家里生孩子之后,琼哥儿这个做兄长的,到时候来帮你们照顾好他弟弟妹妹们。”

父亲不时的看向母亲,母亲也用一脸憧憬的目光看着他,一边听一边点头,满脸的晕红也掩饰不住眼中的希望与幸福。还一边轻声符合,偶尔帮忙出出主意。

夫妻两依靠在一起又是恩爱,又是遐想。仿佛过几个月就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了。

不用在现在这个破房子里面住了,漏雨倒不至于,家里毕竟有三个男人,但是这个小院子只有一个东卧室和一个西卧室,中间一个厅堂,外面的院子里面,右边是一个厨房,左边是一个小院子,院角还有一高栏水井,勉强够一家四口住的。

有时候大伯二伯在家的时候,母亲有些事情还不方便。

所以后来大伯二伯都住在军营里,偶尔和父亲回来吃顿饭,然后他们又回军营,留父亲在家歇息。

母亲很感激大伯二伯,因为这个小家,本来就是大伯二伯帮父亲置办下来的。

所以对自家相公说的这些,也很是憧憬。

夫妻两人又温存了一会,父亲就直接连夜赶回了京营。

然而这一去就是永别,三天后围绕着宁荣二府生存的贾家旁支基本家家戴孝,户户披麻。留下来一堆孤儿寡母。

贾琼的大伯二伯还有自己的父亲,三人都再有没回来。

贾琼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宁荣二府也给每家按人头给了钱,每人20两银子,给自己家里留下了60两银子就走了,之后就没有什么说法了。

贾琼知道,这是给自己三位亲人的卖命钱。

他也不敢去打听什么,自己现在还小,不说这些死人的家庭知不知道这些事情。即使打听到了,知道了,他还怕被人灭口呢。他现在是个小孩子,知道了超过自己分量的消息,很危险。

想着想着,视线中出现一辆马车,由远及近,伴随着‘吁’的一声,紧接着马嘶声,‘吱吱吱’的木质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中间又夹杂着几声清脆的马铃声。种种声音将贾琼从自己的思绪中唤醒。

贾琼抬眸回首而望,数位奴仆长随,簇拥着几人下车进门。

贾琼知道,这就是今世的目标,不是什么宁荣二府的争端,而是权利。

重活一世,断不能像前世那样虚度。也还好给前世的父母妻女留下了足够生活的钱财。不然他必定要懊悔不已。

他要不断努力,一步一个脚印,不断的向上爬。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秦可卿贾元春贾琼的红楼贾琼去病弃疾克难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