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被卖掉的女人2

小说: 快穿之逆袭我是认真的 作者: 这是迷迭花香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2401 阅读进度:57/57

姜玉叶签完。

凌巧睁开了眼睛,感受到身体被拉扯的疼痛,还有粗糙大手的触感,差点吐了。

“小玄子!赶紧把我的大刀拿出来!”凌巧躲避着这些人的触碰,着急的和小玄子说。

过了几秒钟,小玄子有些慌了,说:“姐,我只能拿出一样东西,这个位面意志不允许出现空间,姐你想想,你要啥。”

“我去!”这人的嘴巴太难闻了。

凌巧身上没力气,只能躲避着,现在能保住自己最后一道防线也是不容易。没时间给凌巧考虑,刚才她已经挨了两巴掌了,眼前都冒金星了。

凌巧说:“史莱姆枪,赶紧的!”

凌巧拿出史莱姆枪,一下子就变形出了这个位面最先进的手木仓了,而且还有消音器。

凌巧开了几枪,转眼间倒下了三人,三人的头都炸烂了,鲜血崩了凌巧一身。

剩下的俩人惊恐的看着凌巧,他们想不通这女人怎么会有枪,好一会儿,俩人才反应过来转身跑。

“有……”俩人还没说完就倒地不起了,后脑勺都炸开了。

凌巧一下子坐回了床上,头昏脑胀,抬手在自己身上点了两下,透支潜能,这才有力气。

凌巧轻声走到门口把灯关上,背靠着墙壁把门打开,快速的收回手。

“嘿,这么快就完事了?”一个瘦小的男人走了进来。

因为屋里没有窗户,男人一时有些看不清屋里的状况,又往里走了两步,“怎么不开灯啊?嘿嘿,你们也不怕玩错了人?”

嘭!尸体倒地的声音。

凌巧这才走出门,这是一个小院,院子里有十来个没有窗户的房间。

从姜玉叶记忆里知道这里关着一些骗来或者买来的女人,都是被胡同标逼着做那些工作的,每天不是打就是骂。

凌巧挨个把房间打开,屋里有男人的,凌巧直接过去把男人敲晕,在女人喊叫之前赶紧捂住她们的嘴。

凌巧说明自己是来救她们的,这些女人才配合着凌巧,小心翼翼的往大门那里走,凌巧从一个打手身上找出了一把钥匙,把大门打开,抬手招呼这十几个女人,轻声说道:“快走!”

女人们都出去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问凌巧:“你呢?”

凌巧摇头说:“我还有事,你们先走,得了,别磨叽了,赶紧的,不然还得被抓回去。”

等她们走了,凌巧把门锁上,来到了最后一间房子门口,一脚把门踹开。

屋里俩人,吓了一跳,等看清是凌巧,这才恢复面色,胡同标咧着大嘴,脸上的横肉一颠一颠的,肤色暗黄还冒着油光。

凌巧一想到这样的人玷污过自己用的身体,就隔应。

“人呢?怎么给放出来了?”胡同标没把凌巧放在眼里,以为是手底下的人给放出来的。

胡同标蔑视的看着凌巧,向着凌巧走去,抬手就打。

凌巧抬手对着桌子来了一枪。

胡同标和他旁边的人才发现凌巧拿着一把枪,踉跄惊恐的往后退。

凌巧把俩人逼退到墙角,伸手点穴,俩人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凌巧。

姜玉叶突然这么厉害,有枪还会点穴,肯定是被鬼上身了,想到这里,俩人更加害怕了。

凌巧用绳子绑住这两人,在房间里找出了不少的药,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药。

凌巧挑出了两瓶,微笑的走近胡同标俩人,看着两个人害怕的眼神,凌巧笑的更开心了,捏他们的嘴,一人喂了一瓶。

喂完后,凌巧把俩人的绳子和穴位解开,也不怕俩人大喊大叫,因为哑穴没有解,俩人还不能说话。

凌巧把门锁上,把身上的血洗干净,换了一身比较新的男装,又把找出来的钱拿走一半,这才回到关着胡同标的房间门口。

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凌巧赶紧趴在窗户上看,只见屋里的俩人颠龙倒龙,胡同标肥胖的身躯被他小弟压着,俩人表情痛苦,可就是停不下来。

凌巧轻轻打开门,把俩人定住,先给他俩喂了些止痛片,又用菜刀把俩人的舌头给割了,手筋也挑断了。

凌巧没杀胡同标,折腾成这样,死了是幸运的,半死不活才痛苦。

凌巧把关于自己的痕迹抹干净,这才给俩人解穴。凌巧看解决的差不多了,趁着没人来,赶紧走了。

凌巧打开大门,发现门外有不少男人鬼鬼祟祟的和这些穿着露骨的女人说话,然后跟着女人进屋。

凌巧进屋找了一顶帽子戴上,低着头走了出去,路人以为凌巧也是来寻花问柳的,都没在意。

走出这条胡同的过程很顺利,没有摄像头,一切都好办。

凌巧挺纳闷的,按说那些女人逃出去应该会报警啊,可是这么久都没有警察来,些效率太低了吧。

凌巧出去后就把脑子扔了,找了一家卖服装的小店,买了几件衣服,换好后才往姜玉叶家走,胡同标已经解决完,还有王平呢。

凌巧来到姜玉叶家门口时天已经黑了,凌巧看着锁着的大门皱眉,这是什么情况?王平竟然没在家。

凌巧来到的平时关系还不错的邻居家,敲了敲门。

“谁啊?”屋里响起了声音。

“马姐,是我,姜玉叶。”凌巧回道。

“是玉叶妹子啊,等等啊。”马姐说着就过来给凌巧开门。

马姐把门开开,要把凌巧让进屋,凌巧摆摆手说:“马姐不用了,我过来是想问问王平去哪里了。”

马姐问道:“啊?你没和王平去米国?”

凌巧伸手指了下自己,“我?去米国?”

马姐接着说:“是啊,前天王平在米国的三爷爷来找他了,说是来接王平的。”

“啧啧,那车是真好,还有保镖呢,唉?你咋没去啊,听王平说你回娘家了,他没去找你?”

凌巧摇摇头,微笑着说道:“啊,没呢,马姐,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啊。”凌巧说完不等马姐回话,直接走了。

“哎?”马姐抬手要拦,没拦住,她还想问问这夫妻俩到底咋了呢。

凌巧知道了王平走了,倒也没着急,先去药店买了一套银针,抓了几副疗伤的药,还有一些用来制作迷药或者毒药的药材。

都是一些常见药,所以不贵,药店的人也没怀疑凌巧买来干什么。

来到宾馆开好房,借他们的厨房熬了药,端着药回到屋里,一口喝了下去,再给自己施针。

姜玉叶之前受了不少虐待,身体内外都有损伤,之前都是凌巧透支潜能硬撑着的,这会儿已经是极限了。

吃了药后,感受到身体不那么难受了,凌巧坐在床上练功,至于练出内力她是不想了,连空间都不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