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实身份

小说: 满级影后重返娱乐圈 作者: 红尘斩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4375 阅读进度:137/138

ll“不客气,苏小姐,你的笔录已经做完了,这边暂时不需要你的配合,你可以回去了。今晚受惊了,你好好休息。”警局安慰了她一句。

“好的。”温绵玉道。

“茉莉姐,瞧我急的都忘了,陆影帝一直还等着你呢,你快用我手机给他回个电话吧。”张野后知后觉想起来这件事,忙拿出手机。

“从絮也知道这件事了?”温绵玉有点惊讶。

说起来事情从发生到现在,也还没到两个小时,陆从絮消息什么时候这么灵通了?

“他是在我身边安插卧底了么……”温绵玉开了句玩笑。

“不是的,是他打电话给你,你一直没接,然后……”张野把自己知道的,和温绵玉解释了一遍。

解释的同时手上也没闲着,把电话拨了出去。

铃声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张野忙把电话递给温绵玉,“陆哥,茉莉出来了,你和她说话吧。”

“从絮哥哥。”温绵玉拿起电话,甜甜的叫了一声。

她知道今晚的事任谁听了,都会捏一把冷汗,都会着急。

包括她自己,在看到陈耀庆带了那么多人过来堵她时,也有些吃惊。

陆从絮做为当事人的男朋友,担心肯定比别人更多几倍,他又惯爱保护她无微不至的。

“我没事,你别担心,陈耀庆过来的时候,我就把他骗进化妆间给打晕了,他一个手指头的便宜也没占到。”温绵玉先给陆从絮解释起今晚的事发经过。

电话那端久久无声,沉默至极,直到她这边说了半天,几乎无话可说的时候,陆从絮才开口,“我知道,你会保护好自己。”

他声音低沉,沙哑的厉害。

温绵玉听着都有点心疼,“好了好了,不要担心我了,我这边笔录什么的都做完了,现在就回以回去了,一会儿回家我洗个澡,睡个好觉。”

“让张野送你,许红先留在警局,处理一下剩下的事。”陆从絮条理清晰的交待。

“好的好的,都听你的。”温绵玉特别乖觉。

她知道今天的事吓到陆从絮了,陆从絮这会儿肯定也不会一下子缓过来,要给他一点缓冲时间。

这样一直说着话,陆从絮就要压着情绪,对自我排解非常不利,还是应该给他点时间自行消化。

“那就先这样,我和张野回去休息了。”温绵玉道。

“好好休息。”陆从絮叮嘱。

“手机给张野,你再和他说两句?”温绵玉觉得,陆从絮应该还有话和张野嘱咐。

果然,陆从絮答应,“好。”

温绵玉把电话给张野递过去,“陆影帝和你说话,我先去个洗手间,你们聊。”

张野紧张的接过电话,“陆影帝。”

直到今天,他算见识到了陆从絮发脾气的样子,不像别人爆怒或者歇斯底里,但是更具严迫感。

“我一会送茉莉回去,你放心,我把她送回家后也不会离开的,我会一直守着她,等你回来再走。”张野自觉的保证道。

“可以。”陆从絮的声音比较之前,没那么冷若寒冰了,“我回去后会先到警局,有点事情要交待,然后才回家。”

“没事没事,不管多晚我都等你回来再走,你尽管放心。”张野一百个保证。

“好,路上开车小心。”陆从絮温声叮嘱。

终于变回了那个从前的陆影帝。

张野松了口气,“好的好的。”

……

陆从絮一个半小时后才到警局。

知道温绵玉没事后,他没那么担心,程安也就没再抢速和走快道,一切以安全为准。

警局这边,许红留了下来,包括陈耀庆的律师团队,因为沟通无果,一直也没离开。

陆从絮进门后,许红便迎上来,“你来晚了,刚才老爷子电话才打过来,这边已经沟通好了,陈耀庆这个案子因为性质恶劣,已经申请转入市区办理,一会儿就会有市局的人过来,把陈耀庆提审过去。”

陆从絮在车上,已经给陆家人打了不止一个电话,陆家现在不光是老爷子,他三叔四叔早都知道了这件事,一个个义愤填膺。

“听涂局说,老爷子可是气坏了,把老局长都找来出面了,陈耀庆没法轻易揭过去,你到底怎么和家里说的?”

许红说起这事,也是啼笑皆非,想想老爷子在电话中爆怒的样子,很少见了。

陆老爷子一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那是一向喜怒不行于色的。

也不知道陆从絮说了什么,能把人激动成这个样子。

“老爷子这回是真的上心了,你不用担心陈耀庆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许红道。

“我只说了,我会娶绵绵,日后都是一家人,爷爷自然知道她对我的重要。”陆从絮道。

他并不能把自己说的话真实的告诉许红,实际他在电话中透露了温绵玉的真实身份,老爷子才会那么生气。

那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啊。

“这就定了?”许红张了张嘴,“虽然茉莉很好是没错啦,可是你们这才……恋爱多久,就决定要结婚?老爷子没反对什么?”

“没有,爷爷很喜欢绵绵。”陆从絮得意的笑了。

陆老爷子对温绵玉的喜爱,和对他是一样的。

“厉害。”许红竖起大拇指,“我以为你们豪门结婚都很谨慎呢,毕竟那么多财产。”

“绵绵不在乎那些,她若想要,自己都能赚得到。”陆从絮不甚在意道。

“服了。”许红叹为观止。

……

处理完警局这边的事情,两人便和涂副局告别,准备回去。

回到车上,陆从絮突然接到了陈家打来的电话。

他本身和陈家交集并不多,但因为都在商界,陈家和陆家会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

陆从絮做为陆家这一辈唯一的血脉,自然也躲不开一些人脉应酬,因此a市这几大家的私人电话,他都有存着。

来电的是陈耀庆的父亲,陈董事长。

“陈叔叔,你好。”陆从絮礼貌的接起电话。

再怎么不待见陈耀庆,他对陈董也还算客气,毕竟是长辈,且陈董事长事先也不知道陈耀庆做下的事。

“从絮啊,这么晚,都休息了吧,叔叔这时候给你打电话,打拢你了吧?”陈董事长笑呵呵的,态度好的不像对待晚辈。

“没有,我还要一会儿才休息,陈叔叔没有打扰我。”陆从絮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要是打扰你休息,叔叔我过意不去啊。”陈董事长道。

“陈叔叔找我有什么事吗?”陆从絮并不想和他打太极,直接开门见山。

陈董事长本来还想找个台阶顺下去,听他这么问,便也直接说了,“唉,说来都是叔叔不好,还不是为了耀庆的事。叔叔已经听说了,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敢对你的人出手,叔叔刚才知道,真是要被他气死……”

“陈叔叔,就算不是我的人,陈耀庆那样做,也是不应该的。”陆从絮听出陈董事长不甚在意的语气,没有太给他面子。

难不成没背景的普通女孩子,就该任由陈耀庆摆布么?

陈董事长一噎,“是,你说的对,这件事无论他对谁做,都是坏事,不应该的,不过从絮啊……”

陈董事长话锋一转,变得语重心长起来,“你也知道,叔叔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做的不好,那是叔叔没教好,叔叔也有错。你看在叔叔教导他不容易的份上,那个女孩儿好在没有受伤,你就原谅耀庆一次,好不好啊?”

“你大人不计小人过,给那兔崽子一个机会。叔叔保证,回来就好好收拾他!保证他不再犯!”

陈董事长句句恳切,几乎可以算是低声下气了,于他们这种地位的人来说,放低到这个程度,是前所未有的。

陆从絮却并没有动容,“叔叔过了,从絮不敢当,只是这次陈耀庆做的事,不是对我。我没法为受害者去原谅,而且触犯法律,自有公正的裁决,叔叔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和警方沟通。”

“这孩子,怎么还和叔叔绕起圈子来了。”陈董事长的态度仍旧和缓,“谁不知道,那个苏茉莉的背后是你和陆家在撑腰,耀庆现在在警局,没办法保释,我这也是想好好解决这件事,才找上你的。”

“这样吧,你可以让苏茉莉开个价,叔叔赔偿她的精神损失,让她原谅耀庆,你和陆老爷子也原谅耀庆,你看好不好?”陈董事长辞恳切道。

他这个身份,这样请求别人也算是少见了,若非是陆老爷子插手,只对陆从絮的话,他是不必放低到如此程度的。

但一边是儿子还在拘着,一边又是陆老爷子的施压,他们陈家到底比不上陆家百年豪门积累的人脉,也不敢轻易得罪陆家,这才想方设法求陆从絮松口。

然而,陆从絮这次的愤怒,却不是他简单几句话就能消解的。

“陈叔叔,不是我不想给您这个面子,实在是陈耀庆这件事,触怒的不只有我,爷爷也是不能容忍的,如果这次就这么算了,恐怕陈耀庆以后还会做同样的事。”陆从絮不失礼貌,但态度依然强硬。

“你放心,我这次一定管好他,再不打苏茉莉的主意。”陈懂事长道,“其实以前叔叔也是不清楚,要知道是你的人,哪能让耀庆做这样不知礼的事。”

“抱歉。”陆从絮没有再多说,也没有妥协的意思,“若有什么让您不快的地方,您找爷爷聊吧。”

“从絮,实不相瞒,我已经找过你爷爷了,就是老爷子说的让我和你聊,我才打电话给你的。”陈董事长眼看着说不通,语气也有些冷淡了。

陆从絮相信陆老爷子是不会把这种事推给他的,估计是陈董事长在那边说不通,才想试试他这个小辈,觉得他会好说话一点。

没想到他态度也这么强硬。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陆从絮抱歉的说。

“我知道了,从絮这就是要追究到底了,对耀庆一点都不会手软。”陈董事长语气不善。

“他做事,对别人也没手软过。”陆从絮不想和他在电话里对线,“我要进行电梯了,信号不好,先挂了,叔叔再见。”

“再见。”陈董没有纠缠。

……

同一时间,温绵玉租住的公寓中,温绵玉正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游戏。

今晚出了太多事,她一时也睡不着,便玩起了手机。

张野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倒是困了,抱臂靠在沙发背上,头一点一点的。

“你要是困了就回去吧,我一个人在家就可以。”温绵玉看他随时都能睡着的样子,忍不住赶客。

“不行!”张野闻立马精神的坐直了,“我已经答应陆影帝,要在他回来前照顾好你,我得守着你。”

“他在拍戏呢,那么远怎么回事,再说你也不能一直住我这里,还是回去吧,明早再来。”温绵玉劝道。

“不行!”张野很坚持,“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之前我就不该去酒店,现在我说什么都不能再离开你。”

“……”温绵玉。

这对话,不知道的人听起来,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

正觉得好笑,门口传来叮的一声,密码开锁的声音。

温绵玉放下手机站起来,警惕的朝门口看过去,心想不会吧?陈耀庆还找人寻仇不成?

下一秒,看到穿着民国戏服进门的陆从絮,温绵玉才松了口气。

而后便是惊喜。

十分惊喜。

她猜到以陆从絮的性格,发生过这种事后,应该不会放任她一个人在a市,会想尽办法回来。

但也没想到,对方会回来的这么快。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温绵玉走过去,最后两步变成了跑,扑到陆从絮身上。

明明打电话的时候,也才二十几分钟之前,陆从絮就算那时候往回赶,也不可能这么快到吧?

“你早就知道了?”温绵玉突然明白过来。

“恩,打你电话不通,许红比张野先知道这件事,告诉我的时候我就回来了。”陆从絮单手圈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将她带进怀里。

一个深深的拥抱,陆从絮吸食着温绵玉身上的气息,才感觉到踏实。

这情形张野留着可就太不合适了,他赶紧拿起包跑了,留给两人二人世界。

“我说呢,你这么快。”温绵玉没管张野,拉着陆从絮到沙发上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