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小说: [红楼]赦大老爷重生了 作者: 三月春锦 更新时间:2020-07-27 22:42:36 字数:3572 阅读进度:9/27

“哟,大奶奶,您这是让双桃姑娘往哪去啊?”

站在阶下的赖家的看了双桃的背影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问了一句。

张嫣不说话,只是笑着看了赖嬷嬷一眼,倒是她身边的双杏抢白了一句,“嬷嬷,你管得也太宽了些吧。这太太院里的大小丫鬟您管着不够,还管着我们奶奶不成?”

被双杏这样一顿抢白,赖嬷嬷也自觉面上无光,便有些讪讪的,双手拍腿,叹道:“罢哟,是老奴多嘴了,我不过白问一句,双杏姑娘何苦这样抢白我。”

“奶奶面前呢,嬷嬷和谁你呀我的?”

双杏还想再说几句,张嫣拦住了她。她笑着摘了个戒指塞到赖嬷嬷手里,说到:“嬷嬷勿怪,双杏这丫头是被我惯坏了的,言语上得罪了嬷嬷,还请嬷嬷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则个。”

赖嬷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忍气收下了戒指,引着张嫣往里走。

及到了屋门口,赖嬷嬷一边亲自替张嫣打帘子,一边说到,“太太新得了几匹好缎子,连四姑娘也没给,专等着大奶奶来头一个挑呢。”

张嫣只是一笑并没说什么,只是心下觉得奇怪,看赖嬷嬷这姿态,倒像是太太有求于她似的。

她按下心中疑惑,扶了双杏的手往里走去。

进门先是一个大玻璃插屏,转过插屏就是史夫人布置的分外华贵的正房,里面隐隐传来几句笑语。

张嫣意味深长地看了赖嬷嬷一眼,直看得赖嬷嬷讪笑着往后退了几步,这才扶着双杏的手慢步走了过去。

甫一进去,迎面就是一股浓郁的荼芜香,张嫣不动声色地拿帕子掩了掩鼻子。

自她有孕以来,她院中便不再燃香料,只在各处摆着新鲜瓜果,清风一来,满院果香。这荼芜香虽名贵,但味道也太浓郁了一些,熏的闻惯了果香的她有些头疼。

待走到堂前,只见史夫人一人独坐在贵妃榻上,二/奶奶王怀珍则捧着茶碗陪侍在一旁。

再看一边案几上随意放着几匹缎子,乃是京城勋贵家里见惯了的妆花缎。

张嫣心中一哂,她这个婆婆惯会拿架子的,最喜欢的就是给媳妇立规矩了。

想她当初刚嫁过来的时候,天天被喊过来在婆婆面前立规矩,要不是后来她有了身孕,贾赦又心疼她,磨的老太君出面训诫了史夫人,她还不知道要在史夫人手底下受多少苦呢。

这样一想,她就有些同情王怀珍了。

“给太太请安。”

她依礼给史夫人请了安,史夫人却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半点没有叫她坐下点意思。

张嫣无法,只得站到一旁。只是她如今身子越发重了,站不了一会儿就觉得腰有些酸痛,好在还有双杏在,稳稳地托扶着她,为她分担了些许重量。

史夫人冷淡地看了一眼张嫣,心里一阵冷笑。

这张氏倒是惯会拿乔的,不过是站了一小会儿,就摆出这样一副弱柳扶风似的姿态,装模作样给谁看呢?

她虽这样想着,但想到今日叫张嫣来的目的还未达到,面上就不得不带了强挤出来的微笑。

她指了指一旁放着的几匹缎子,说到:“老大家的,我近日新得了几匹好缎子,你是长媳,你先挑几匹吧。”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个少女清甜的嗓音,“母亲偏心,有好缎子怎么不叫我一起来挑,可见是我粗苯,不如两个嫂子讨母亲欢心了。”

接着帘笼一响,丫鬟打起帘子来,一群仆妇丫鬟围拥着一人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贾敏,她自知自己母亲的脾性,虽对她是百般娇宠,但对两个嫂嫂却是刁难为多,因此在西厢见着了双桃,二话不说走了过来,预备着给自己的嫂嫂解围。

她一进门,果然见自己母亲独坐在榻上,而两个嫂嫂却站在一侧。

二嫂子也就罢了,大嫂子却是还怀着身孕的。她一边在心中暗叹母亲糊涂,一边只当自己没看见,走到榻边,窝在史夫人怀里蹭了蹭,撒娇似的嘟着嘴,说到:“我不依,母亲你偏心,怎么我没有缎子呢?”

“哎呦,我的心肝宝贝儿哟,这府里缺了谁的东西也缺不了你的呀,什么好东西啊值得你这般,你要什么缎子没有,这缎子不好,母亲明儿再给你寻好的来,给你做几身新衣裳,再打几副头面,把咱们敏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史夫人所生二子一女,唯有这最小的女儿最得国公爷贾代善的喜爱,是以史夫人也就更偏疼一些小闺女,如今见贾敏这般模样,真是怎么爱也不够,立时抱着贾敏不住的摩挲,又一叠声地吩咐丫鬟去沏茶拿糕点来。

等茶水点心都上来了,贾敏却不喝,只是看着史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鸳鸯看,直看得鸳鸯都不自在地上下打量起自己来。

这异样也引起了史夫人的注意,她一边伸手取了一块糕点给贾敏,一边问到:“敏儿,你看着鸳鸯做什么呢?”

贾敏抿唇一笑,说到:“母亲,我只是觉得鸳鸯姐姐如今也托大了。”

“此话怎讲?”

“母亲您看,我两位嫂子都站这许久了,也不见鸳鸯姐姐安排个人看座上茶,可不就是托大了嘛!”

史夫人一愣,但也不好和贾敏解释这是在给儿媳妇立规矩,只得示意鸳鸯给张嫣和王怀珍看了座。

贾敏来了后,气氛总算活跃了起来,四人又聊了些家常。只是张嫣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史夫人寻她来只是来闲话家常的。

果然,没说几句,就听王怀珍说到:“太太,这马上就要乡试了,二爷最近是一日比一日睡得晚了,这样下去,这身子可怎么受的了啊。”

说着还拿帕子抹了抹泪,活脱脱一副为丈夫担心的小媳妇模样。

史夫人听了也叹了口气,道:“政儿这个孩子自小就用功,这次乡试他也是看得重之又重,他自己肯上进,我这个做母亲的如何开得了口劝他呢?”

接着又去看张嫣,说到:“老大家的,我听说你父兄二人都是读书的奇才,你张家书香世家,更是流传出了一门双状元的佳话,你看看,何时能请你父兄过府,指点指点政儿呢?”

史夫人虽是在询问张嫣,眼里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思,看得张嫣不禁想冷笑一声。

不说她父亲乃是帝师,就说她兄长好了,她兄长乃是正三品东宫詹士府詹事,年少有为,如何叫他抽空来教导一个白身?

见她沉吟许久都没有答应下来,史夫人不禁有些气怒,她沉下脸来,斥到:“怎么,不过是叫你父兄指导一下政儿,就那么难吗?”

贾敏见张嫣明显脸色不好了,连忙从中劝到:“母亲,您这不是强人所难嘛!张太师和张家大爷……”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史夫人打断了,“敏儿,这件事你不许插手。她张嫣既嫁入我贾家了,那便是我贾家的人,她做人大嫂的,难道还要毁了兄弟的前程不成?我倒要去问问张家太太,她教的好女儿,连孝悌都忘了!”

“母亲!”

贾敏猛得从榻上站起来,跺了跺脚,走到了张嫣身边,握住了她不断发颤的手。

“母亲,你就少说几句吧,大嫂子是双身子的人,她要是有个好歹,你怎么和大哥哥交代?”

王怀珍看着气得面色煞白的张嫣,心里涌上一分快意,她拿着帕子掩了掩唇角的笑意,说到:“哟,敏妹妹,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大爷是你哥哥,二爷就不是你哥哥了?今日不过是想请大嫂去和娘家哥哥说说,请他来教上二爷几日,我们也不会让他白教,等二爷考上了秀才,我们自然会备上重金酬谢,哪里就能让大嫂子有什么好歹?”

见王怀珍不但不劝着,还要火上浇油,贾敏气急,说到:“我与我母亲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家里为着二哥哥读书请了三四个西席了,这些个西席先生哪一个不是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二哥哥不过是考个乡试,哪里需要劳动张太师他们?”

“敏儿!那是你哥哥,你怎么帮外人说话?”

“什么外人?二哥哥是我哥哥,难道大哥哥就不是我哥哥了?更何况大嫂子还怀着我侄儿呢,这里哪有外人!”

贾敏还要再争辩几句,忽觉手被轻轻捏了几下,她低头一看,张嫣面色惨白,轻声说到:“好妹子,嫂子多谢你,你别说了。”

接着她又看向史夫人,问到:“太太这是定要我回去请父兄来教导贾二爷了?”

“是。”史夫人应了一声,说到,“你也别气,你既帮了这个忙,等以后政儿考了状元回来必不会忘记你这个嫂子,到时候他这个做叔父的还能多关照关照你肚子里这个孩子不是?”

“我的孩子自有大爷来照顾,何需他贾二爷操心!”

不曾想史夫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在她眼里,她的丈夫贾赦便一点出头之日也没有了吗?

张嫣气得狠了,猛得一下从靠椅上坐了起来,惊得一旁站着的贾敏和双杏双桃忙不迭去扶她。

小腹坠坠的疼,张嫣却觉得心更疼,为贾赦这些年可能受到的所有伤害而心疼。

她面色苍白,身形遥遥欲坠,明艳的容貌都暗淡了几分,但她依旧站得挺拔,一字一句地说到:“我相信,我张嫣的丈夫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我等着他为我挣来凤冠霞帔的那一天,我坚信,从今往后,我的所有荣光皆由他所赐。”

屋外突然喧哗起来,丫鬟仆妇的惊呼声中,一个男子掀开了帘子阔步走了进来。

那男子一身薄甲还未卸去,身姿挺拔,面上一双桃花眼,眸中流转的却不再是昔日的风流,取而代之的是军营里磨练出来的坚毅。

他阔步走来,站到了张嫣的身后,环顾了一圈堂上众人,朗声说到:“我贾赦的妻,自有我贾赦照顾,从今往后,我身上的所有荣光,都将有她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