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放养的崽儿

小说: 我是一只大鳄霸 作者: 七乐 更新时间:2020-10-16 字数:2328 阅读进度:5/219

第5章放养的崽儿

地球为什么会能存货生命?

这个问题很宏大,解释起来很复杂,不过有一点很清楚,因为地球外面有大气层保护,所以生命才能在地表生存。

那么问题来了,空气的重量是多少?

考虑到高度,湿度,气温等因素,所以得出的数据都是在0摄氏度,绝对标准指标下,空气的密度为1.293kg/m3。

那么问题来了,人这种生物在真空环境下能存活多长时间?

一般来说,这种事情是无法得出数据的,因为没人会疯狂到拿人类做实验,而且还是这种必死的实验,但在1971年,苏维埃的一艘飞船在重返大气层的时候,发生了故障。

整个故障持续的时间是11.40分钟,而飞船的驾驶员在30-40秒的时候就因为缺氧死亡。

顾长青能吸收40kg质量的物品,按照每平方米空气的质量为1.293kg来计算,他能在短时间内将周围三十立方米的范围变成真空环境!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且不说以后自己会变成什么类型的鳄鱼,现在顾长青只是一个连种族平均值都达不到的垃圾。

因为正常成年黑凯门鳄能达到5米体长,顾长青的极限只有4.2米。

况且,现在他还没成年,作为一只刚出生的小鳄鱼,别说狩猎了,一只成年白鹭都可以轻松捕获自己。

他这人有个优点,那就是擅长使用工具,而系统附赠的仓库就是很好的工具。

于是……

顾长青扭头看着不远处的小老弟,脸上浮现出带善人的笑容。

先做个小实验,比如抽空一立方米的空气,之所以没直接抽走四十公斤的空气(三十立方米),是因为他担心抽的太狠自己也跟着完蛋。

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还没等顾长青反应过来,一股强烈的吸力瞬间将他卷起,他甚至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幼小的身体便和其他兄弟姐妹碰撞在一起。

而在这个时候,顾长青才意识到自己貌似忽略了一个问题。

当他抽走周围一立方米的空气,因为没有空气作为填充,这一立方米将会呈现出绝对真空的环境,而因为绝对真空环境的压力要低于正常空气的压力。

里面的生物来不及缺氧死亡,周围空气就会填补这份空缺的空间,这才有了刚才那声爆炸的气浪声。

与此同时,在鳄妈的脑袋上,此刻悠闲舔着爪子的猫白,在听到这一声爆炸的时候,她不由被吓得跳了起来,她下意识看望四周,而当猫白看到鳄妈嘴里,四仰八叉,被炸的一脸迷糊的顾长青。

猫白不由翻了个白眼:“喵呜!”

仿佛在说——你丫就是个智障!

见过路子野的,没见过路子这么野的,别人家的仓库都是装东西的,再或者升级一下,改造成随身空间,你倒好,直接变成武器了。

而看着猫白那一脸无语的表情,顾长青本能的准备反驳,但还没等开口,从鳄妈的牙齿缝隙中涌出一股股湖水。

说起来很神奇,顾长青不会游泳,自从三岁那年自己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然后喝到吐水,他就再也没有尝试游泳这项运动。

不过在变成鳄鱼,并且第一次接触湖水的那一刻。

就好像呼吸一样,他本能的学会了如何游泳,如何利用肺部的空气来让身体在水面保持平衡,如何扇动尾巴让游泳的速度变得更快。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将顾长青扔到水里一个星期他都不会淹死,这就像是种族天赋一样,而在鳄妈的催促下,连带着顾长青在内的十二只鳄鱼幼崽,钻进了这片古湖浅水区的芦苇丛。

水不是很深,感觉最深的地方也就两米多高,旁边有一片两平方米的沙丘,不远处还有一只不知道扔到这里多久的破球鞋,上面长满了绿色青苔。

芦苇很茂盛,应该是因为自己是幼崽的缘故,很多芦苇杆比顾长青的手臂还要粗壮。

“吼!”

一声好似雷霆般的低吼在头顶响起,虽然没听懂鳄妈在说什么,但从对方眼神中透露的情绪看,应该是让崽子们老实的在这待着。

至于鳄妈?

为了保护这些鳄鱼蛋,它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食,而现在好不容易这些鳄鱼崽子孵化出来,虽然不能说万里长征走完,可实际上就差最后那一小段的路程了。

况且鳄妈也不是无情的产子机器,它自己也要生存,而食物除了能缓解饥饿,还能维持体型,从而保证自己的族群地位不会被其他鳄鱼抢走。

至于小鳄鱼?

扔这里散养就可以了,不会有人真的认为,鳄鱼会和那些傻乎乎的大猫一样照顾孩子长大吧?

所以警告了这群小崽子后,鳄妈愉悦的拍着大尾巴向深水区游去,几乎眨眼间便消失在这片广阔的湖泊。

与此同时,刚刚接触新世界,并且没有鳄妈的看管,在场的12只小鳄鱼就好像没家长看管的熊孩子,一个个撒欢儿的闹腾。

老二一脸不善的看着身旁的小十一,他想都没想,反手就是一巴掌。

小十一很生气,她不满的冲老二喊了一嗓子。

不过还没等她喊完,老二便直接将小十一按在身下。

嗯,这孩子如果是人类,这辈子估计都找不到女朋友。

至于顾长青,他没有理会这群鳄鱼崽子的玩闹,而是好奇的打量着周围,最终随着目光扫过,一只绿色的蚂蚱引起了顾长青的注意。

绿蚂蚱也发现了顾长青这只小鳄鱼,不过它丝毫不在意,因为双方的距离足有一米,在顾长青靠近自己之前,它完全可以轻松逃跑。

绝对安全距离,让它大摇大摆的吃着芦苇的嫩叶。

只是下一刻,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绿蚂蚱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股强大的吸力直接作用在它身体上。

“啪嗒”一声,绿蚂蚱从芦苇杆上掉落到水里。

就在它头晕目眩,准备从水里爬出来的时候。

顾长青已经摇摆着尾巴游了过去,在周围十一个弟弟妹妹一脸懵逼,甚至带着对未知恐惧的眼神中,顾长青一口咬在绿蚂蚱的脑袋上。

“咔嚓!”

伴随着头骨被刺穿,充盈的汁水涌入喉咙,绿蚂蚱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同时在顾长青的脑海中,响起了一声提示音。

“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