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陷阱(下)(求推荐)

小说: 我是一只大鳄霸 作者: 七乐 更新时间:2020-10-16 字数:3137 阅读进度:16/219

第16章陷阱(下)

清晨,伴随着阵阵水雾,顾青山睁开了那双冷漠的兽瞳。

总共耗时九天,被他抱以期望的陷阱,终于要在今天正式完成。

昨天晚上,为了编制最后一段芦苇席,他可是忙碌到了深夜。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本来顾青山认为自己傍晚就能完成,但因为中间出了岔子,某一节芦苇席在编制的过程中发生了错误,以至于他不得不拆掉重编。

最淦的是,拆的时候,自己一不小心还拆多了。

要不是心态好,再加上此前已经付出这么多心血,顾青山早就尥蹶子不干了。

但不管怎么说,奋战到深夜,布置陷阱所需要的各种必需品自己总算是集齐了。

而在清晨的阳光下,顾青山的体温逐渐升高。

作为冷血动物,这是顾长青每个清晨都必须要练的基本功,因为在身体温度不够的情况下,小鳄鱼就会四肢僵硬,行动迟缓。

当然,如果温度过高也不行,因为鳄鱼的身体不存在调节温度的机制。

所以早晨不能行动,因为身体太僵硬。

中午不能行动,因为会导致身体温度过高。

晚上不能行动,一方面是因为不安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身体会随着温度降低,从而进入僵硬状态。

没错,鳄鱼就是这样一种矫情的动物。

不过有得必有失,作为冷血动物的鳄鱼,虽然相比较恒温动物有着诸多不便,但特殊的身体机制却让冷血动物拥有远超正常生物的成长效率。

同样是增重,成年棕熊需要三百公斤的食物,而鳄鱼只需要一百公斤,如果在双方都拥有三百公斤食物的情况下,鳄鱼除了能完成增重,甚至体型还能有所增长。

这就是冷血生物的优势,虽然毛病很多,但在同等恶劣的情况下,冷血动物的生存概率远超恒温动物。

不能说谁强谁弱,只能说这是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各有优劣。

而在古湖湖畔,随阳光照射,顾青山逐渐精神起来,他先是巡视了一圈。

沟渠没问题,11米长,2米宽,深度低于水平面1.5米以下。

水坝没问题,从沟渠的边缘处包裹,一直延伸到对面草坪,形状类似一个躺下的小写字母h。

芦苇席没问题,虽然看起来特别粗糙,但绝对结实耐用,并且接近5厘米的厚度,足以拦下任何一条试图从陷阱逃出的小笨鱼。

而在确定所谓零件都没有问题后。

离开鳄妈,忍饥挨饿的第16天,顾青山精心准备的陷阱,终于迎来了面世。

首先是在入口处挖两个凹槽,然后编制好的芦苇席挡板挂在上面,最后在陷阱入口的前方,挖出一条可以让湖水直接进入的通道。

因为之前有经验,所以顾长青在进行这一步的时候十分熟练。

坚硬的爪子按在泥土里,随着四肢用力,整块的泥土被挖开,也就几十分钟的时间,清晨那个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小鳄鱼,就已经满身泥泞。

在顾青山身后,能看到有两个很明显的小土堆出现在他的两侧。

甩了甩尾巴,随着心念一动,身后的散碎的泥土被收入到系统空间,然后在顾青山的控制下,这些泥土洒落在之前挖好,并已经将木棍放在上面的凹槽处。

就这样一点点的挤压夯实,木棍彻底被压在泥土里。

将挡板固定好后,目前剩下的唯一工作,就是将湖水引入到陷阱,而挖通陷阱的泥土,顾青山也没有浪费,全部都被他放在那颗半躺的古松下,以备未来所需。

作为冷血动物,鳄鱼冬季是需要冬眠的。

而且还不能在水里,因为鳄鱼需要呼吸。

虽然现在距离冬季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毕竟夏末秋初。不过顾长青已经做好打算,他会以古松的主体支撑架,配合芦苇在周围搭建一个坚固而温暖的鳄鱼巢穴。

当然,能不能搭建鳄鱼巢穴,主要还是看陷阱的效果如何,毕竟现在是秋天而不是冬天。

就这样忙忙碌碌一上午,终于赶在中午前,顾长青完成了陷阱的一切工作。

之后的任务就是等待,不过在等待前,小鳄鱼掏出昨天顺手抓回来的几条麦穗鱼,随着心念一动,这几条麦穗鱼的物质状态被彻底改变。

看着系统空间仅有的4.2g的高品质食物,带着忐忑的心情,顾青山将这团诱饵扔到了陷阱里,然后向熟悉的芦苇丛游去……

正午时分,在烈日的暴晒下,虽然已经算是秋天,但天气依然燥热。

顾长青再一次看到了那只超越正常体型的青蛙,双方对视了数秒,最终饥饿的小鳄鱼只能眼看着这只大青蛙嚣张的从自己眼前跳走。

不要以为动物很笨,能在自然界活的很舒服的动物,在人类世界同样能活的很舒服。

就比如眼前这只大青蛙,对方很聪明,并且有着极其厉害的危险预知能力,仿佛能预感到危机降临,在此前的九天时间里,顾长青数次见到对方,但每一次都让这只大青蛙跑了。

而且顾长青有种强烈的预感,即便自己下一次遇到这只青蛙,还是拿它没有半点办法。

和往常一样,在茂密的芦苇丛内,顾长青悄无声息的移动着,那双冷漠狡诈的竖瞳,会根据空气中残存的味道,再加上对这片芦苇丛的了解,寻找到渔产丰富的区域。

狩猎方式很简单。

三十立方米的空气,在一定范围内,持续15秒的轰炸,即便是一斤半的鲤鱼,都要被活生生的震晕。

但今天顾长青的运气不是很好,他只抓到了两只小青蛙和七八条麦穗鱼。

在回去的路上,因为不佳的收获,顾长青的心中多了几分阴郁,他看着不远处的猫白:

“嘎呜~”

发出一声稚嫩的鳄鱼叫声,仿佛再问猫白,你觉得我制作的陷阱能成功吗?

但可惜,猫白没理会,她此刻正饶有兴趣的盯着水面下的一条小鱼,随着小鱼的游动,那双好似黑珍珠般明亮的眼睛,闪烁中亮光。

不过顾长青也不在意,他其实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自己的陷阱成不成功,最快也要今天晚上才能知晓。

况且,就算陷阱失败了又怎样,难道自己就会放弃吗?

通往成功的道路,必然不可能一帆风顺,即便做好万全把握,也难免会遇到那罕见的万分之一。

和猫白聊这些,主要是因为顾长青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寂寞。

人是一种群居生物,顾青山发现自己挺贱的,以前在鳄妈地盘生存,每天提心吊胆,脑子里想的都是赶紧成长起来,然后远离这个疯狂的老娘们。

对了,还有那群智障的弟弟妹妹。

但离开的时间才九天,顾青山居然有点想那几个弟弟妹妹了。

特别是老二,没有那个铁憨憨,总感觉差点什么。

这让顾长青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可能出现了问题,所以他决定从今天起主动和猫白交流。

至于猫白能不能给他回应?

这个顾长青不确定,但他需要一个心灵伴侣,就好像荒岛求生中的威尔森,顾长青也需要一个威尔森,不过他选择的是猫白。

就这样,在短暂的交流后,顾长青和猫白回到了专属于自己的巢穴。

只是还没等顾长青靠近,在距离湖岸还有几十米远的地方,一种从未听到过的声音,让这条原本有几分失落的小鳄鱼,眼里不由闪过一抹惊诧。

刹那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顾长青兴奋的喊道:“猫白,快过来!”

说着,什么也不顾的冲了过去,而随着顾长青冲上了岸,在正午时分的阳光下,顾长青看到了此生最具有震撼力的一幕。

11米长,2米宽,1.5米深的沟渠,有接近一大半的空间被各种鱼类填满,在阳光的照射下,鱼鳞分泌的粘液,让整个沟渠看起来有些恶心,但此刻在顾青山眼里却是那样的耀眼!

随着嘴角张开,露出那一口锐利的牙齿,面容狰狞丑陋的顾长青,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那笑容仿佛在说——看吧,我就知道会成功的!

猫白(疑惑脸?):“喵呜?”

PS:

顾青山:哇哈哈哈,我成功了。

猫白:哦

顾青山:你为什么不笑?我成功了。

猫白:别烦我。

顾青山:怎么了?你好像心情不是很好?要不要我给你烧杯热水?

猫白:愁啊,咸鱼七让我骗彦祖的推荐票,但我感觉投票的读者比彦祖更帅,你说我该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