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一个星期

小说: 我是一只大鳄霸 作者: 七乐 更新时间:2020-10-16 字数:3145 阅读进度:23/219

第23章一个星期

秋雨过后,气温开始以肉眼可见是速度下降。

猫白再次爬上了自己最喜欢的古松枝,随着一阵凉风吹过。

松枝摇摆,在暖洋洋的阳光照射下,猫白那一身洁白,不带一根杂毛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时间过去了一个星期,在充足的食物供给下,顾青山这条小鳄鱼的体型终于突破厘米单位,现在的体长是102厘米。

在鳄鱼这个种族里面,这个体型已经勉强能称之为一条鳄鱼,至于之前?

很抱歉,那是鳄鱼崽子,而不是鳄鱼。

不过那条巨型黑鲶鱼并没有离开。

经过系统精炼过后的高能量食物,还是比较牛逼的。

即便超过九成的食物都被巨型黑鲶鱼吃掉,但剩下的那10%的食物也足以维持顾长青高效率的成长。

唯一的麻烦就是顾青山的捕鱼次数,从之前的七八天一次,变成了现在一天一次,两天三次,甚至要一天三次。

这让猫白有些无语,如果和平发育就是顾青山应对的策略?

不得不说,自己有些失望了。

当然,其实这种方式也很不错。

巨型黑鲶鱼吃的是普通鱼类,但顾青山吃的却是蕴含着高能量的食物,这也就意味着在食物无限量的情况下,顾青山将会比巨型黑鲶鱼成长的速度更快。

不能说怂,只能说看待问题的方式不一样。

鲁迅先生说过——先当孙子后当爷。

作为一条体型可以成长到四米长的黑凯门鳄,顾青山完全没必要和一条黑鲶鱼争得你死我活,他只需要将自己的体型发育起来。

不说达到四米,只需要达到和巨型黑鲶鱼同等体型,对方就一定会离开。

毕竟在这个残酷的自然界,受伤是一件十分致命的事情,会影响捕猎,从而导致食物减少,最终失去在这里生存的能力。

所以能不能苟住,往往是野生动物需要学习的第一课。

况且,在同等体型的情况下,一条鲶鱼也妄图击败鳄鱼?

别闹了好吧,让你咬都不一定能咬的动鳄鱼这一身铠甲。

但问题是顾青山真的会放任巨型黑鲶鱼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剥削自己的劳动成果吗?

鱼塘旁,两座土堆上面。

身披漆黑色鳞片,牙齿锋利,粗壮的四肢下,坚固的爪子刺穿土层,在他那张狰狞凶恶的脸上,一双阴险狡诈的竖瞳,冷漠的盯着位于浅水区和深水区交界处的庞大黑影。

相比较一个星期前,巨型黑鲶鱼变得更大了。

但这种大,只是体积上的增长,而不是体型上的增长。

顾青山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巨型黑鲶鱼的时候。

那时候的黑鲶鱼,守着一具腐烂的尸体,浓郁的恶臭吸引了大量食腐动物,但没有一只食腐动物敢靠近。

当时的巨型黑鲶鱼,就好像护宝贝儿一样护着那团腐肉。

顾青山也只是因为靠近,就差点被对方杀死,可见当时对方的凶戾程度有多恐怖。

第二次见面,则是一个星期前的那次秋雨尾声。

两米长的金红色鲤鱼,从水底跃起的那一刻,力量和野性的完美结合,让顾青山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为强劲的对手,甚至已经将对方视为大敌。

但这条大鲤鱼比较惨,出场不到两分钟,就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巨型黑鲶鱼一口解决掉。

所以说玩无限火力千万不要第一个冲上去,因为会死的特别有节奏感,那条金红色的大鲤鱼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也正是从那天开始,顾长青每天都能看到这条巨型黑鲶鱼。

他看到了很多鱼类被这条黑鲶鱼解决掉,半米长的鲤鱼,一米多的鳄雀鳝,甚至看到有一条一米半的鳄鱼被这条巨型黑鲶鱼解决。

庞大的身躯游荡在水域之中,面无表情的表情仿佛死尸的脸。

巨大的嘴巴上,镶嵌着锯齿状锋利牙齿。

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铁条都能咬断,而那通体漆黑,周围有暗银色斑点的庞大身躯,更是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通过这一个星期对巨型黑鲶鱼的观察,顾青山意识到这就是一个近乎无敌的怪物。

别说体长刚刚突破100厘米的顾青山,那条体长已经达到一米半的鳄鱼还不是被黑鲶鱼咬死,而且死样特别凄。

一口咬住鳄鱼,可怕的头颅来回摇摆,在痛苦的嚎叫声中,那条一米半的鳄鱼,硬是被甩成了一滩烂泥。

从鼻孔喷出的血迹,让顾青山不由的怀疑这条鳄鱼的脑浆是不是都被甩出来了?

但面对巨型黑鲶鱼,顾青山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不,他有办法,不过这需要时间。

经常做饭的应该知道,野生鱼和养殖鱼最大的区别其实不是味道,因为大多数鱼类是相当娇惯的生物。

氧气含量,水源质量,甚至是日常投喂的饲料。

在养殖的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都会导致大批量的鱼死去。

所以正常情况下一条合格,能送到市场上售卖的鱼。

味道其实和野生的差不多,甚至更好。

而有些人吃着感觉不行的鱼,往往不是养殖鱼,而是老板不知道从那个钓友手里收到的野生鱼,然后直接拿到市场上售卖。

这种鱼味道不好,而且吃着也不安全。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闸蟹。

金秋十月,去河里摸一斤野生大闸蟹,然后再从市面上买一斤养殖大闸蟹。

两种螃蟹混合在一起蒸,多数人是吃不出来那个是养殖,那个是野生,甚至很多人认为养殖的味道更好。

因为养殖的大闸蟹膏肥体壮,比那些饥一顿饱一顿的野生大闸蟹不知道香了多少倍。

事实上,野生和养殖最大的区别只有一个,那就是活力。

同样是大闸蟹,在刺穿蟹心后,养殖十秒钟就挂,但野生至少能挣扎十五秒。

相比较一星期前,巨型黑鲶鱼的体型的确变大了不少。

感觉比以前更加威武雄壮,可实际上黑鲶鱼只是看起来强壮,身上多的那些不是肌肉,而是多余热量在体内积累的脂肪。

充足且极易获取的食物,配合药物刺激的旺盛食欲,以及不容易活动的狭小空间,这些都是增脂育肥的关键。

也就一个星期的时间,巨型黑鲶鱼就好像发酵的馒头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

原本韧性十足的鱼皮,此刻鼓鼓囊囊的,仿佛要将鱼皮撑开。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巨型黑鲶鱼丝毫没有意识到岸边上那条奇怪的小鳄鱼,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从最开始的忐忑凝重,逐渐变为期待和满意。

那表情就好像养猪场老板,看着猪圈里大快朵颐的公猪,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开心的笑容。

傍晚,顾青山和往常一样,慢悠悠的爬回到鳄鱼巢穴。

因为最近这段时间的事情比较多,原计划这星期完工的鳄鱼巢穴,拖到现在也只完成了三分之二。

洞口前,没有一丝杂毛的猫白,望着归来的顾青山。

在一番思索后,猫白眼神里闪烁着认真:

“喵呜~”

我帮你干掉那个家伙吧,这样下去是行不通的。

怂,的确有用,但那也要分时候。

在巨型黑鲶鱼出现前,顾青山布置一次陷阱可以吃好多天,但随着巨型黑鲶鱼的出现,顾青山每天布置陷阱的次数,也从最开始的七八天一次,变成了一天一次。

今天更过分,顾青山足足扔了三次鱼饵。

一方面是因为周围的鱼变少了,毕竟这些鱼也不是傻子,既然知道有一个怪物在这里守着,肯定不会像最开始那样发了疯的靠近。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随着顾青山的体型增长,他需要的食物也会越来越多,然而大部分食物都被水下的那条巨型黑鲶鱼吃掉,顾青山真正能吃到的很少。

随着顾青山体型越来越大,对食物的需求必然会增加。

但最关键的,却是最近的顾青山,不像是准备大干一场的模样。

鱼塘也不修了,鳄鱼巢穴拖到现在也没有完工,反倒是去不远处的芦苇丛运回来一堆没有用的芦苇。

这玩意能干什么?

正是基于这种情况,猫白才会再次提起这个话题。

只是看着猫白那一脸认真的模样,顾青山那张狰狞凶恶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不解的诧异:“你难道没看出来,那家伙已经快要死了吗?”

猫白愣住,她歪着头,一脸懵逼的看着顾青山:

“喵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