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掩埋

小说: 我是一只大鳄霸 作者: 七乐 更新时间:2020-10-16 字数:2692 阅读进度:26/219

第26章掩埋

一条三米长的鲶鱼力气有多大?

以前顾青山没印象,他只是认为会很大,但这个大有多大?

不知道,总之力气很大就对了。

直到现在,顾青山终于明白猫白所说的那句——这条鱼不简单是什么意思了。

一般来说,大型鱼类如果想要从浅水区捕获食物,正常的方式是短暂的进入浅水区,然后凭借强大的力量在跳回去。

其中最熟练的是海豚,成群的海豚会形成一张包围网,将小鱼逼到浅水区。

然后借助这海浪,冲到浅水区将小鱼咬住,最后顺着海浪退回去的力量,再重新回到海里。

但巨型黑鲶鱼不同,他仗着力气大,庞大的身躯直接对着岸边的泥沙啃咬。

在巨型黑鲶鱼庞大体型优势下,周围这片水域很快就变得浑浊,而顾青山此前精心布置的陷阱入口,也被啃的面目全非。

就这样顺着顾青山一开始留下的那条通道,巨型黑鲶鱼仿佛一辆推土机,蛮横的在岸边上挖出了一条两米宽的通道。

半个小时后,夕阳还未落下,但巨型黑鲶鱼已经挖通了湖水通往捕鱼陷阱之间的通道。

至于顾青山一开始精心设计的窄小洞口?

在巨型黑鲶鱼面前,就好像玩具一样可笑。

也就撞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泥石土块飞溅,陷阱两旁尽是开裂的痕迹,而随着巨型黑鲶鱼钻进陷阱,那庞大的身型几乎要将陷阱填满。

因为黑鲶鱼强硬进入,狭窄的陷阱无法容纳体型这么大的生物。

只能任由湖水一点点涌出,并蔓延到周围将地面浸湿。

“咚!”

一声沉闷,令人听了之后忍不住头痛的声音响起。

巨型黑鲶鱼已经来到陷阱的尽头,本来他是准备和之前一样,用蛮力强行将这里的泥土撞开,但事实证明自己的头还是不够铁。

这是一条很窄的沟渠,和陷阱入口不同,这条沟渠最多也就两本语文课本并排的宽度,七块石头将沟渠的前半段堵得死死的,每一块石头的重量都接近四十公斤。

巨型黑鲶鱼懵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道门在等着他。

目前摆在他面前有两条道路。

一条是放弃,以自己现在的体力,直接跳上岸,也就二十多米的陆地,对于体长达到三米的巨型黑鲶鱼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另一个选择就是继续冲,自己可能会有死亡的风险,毕竟想要维持这么庞大的体型,除了足够的力量和体力外,氧气也是十分重要的。

至于和之前一样靠着蛮力挖掘?

不是不可以,毕竟自己已经挖开了一条通道,只要给他充足的时间,巨型黑鲶鱼相信自己一定能挖通这条通道,但问题是他时间充足吗?

巨大的嘴巴一张一合,混合着泥沙,海量的湖水被巨型黑鲶鱼吸入。

因为周围的水位太浅,巨型黑鲶鱼那宽大的后背已经暴露在空气中,在漆黑的鱼皮下,鼓鼓囊囊的脂肪和肌肉,让黑鲶鱼的后背就好像钢铁气球。

“轰!”

一声巨大的声响,三分之一的湖水被带动,原本卡在捕鱼陷阱内的巨型黑鲶鱼直接跃起,而随着巨型黑鲶鱼落地的那一刻,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而在顾青山带着几分忐忑的目光下,巨型黑鲶鱼并没有选择离开。

而是扭动着庞大的身躯,一点点向陆地挪移。

体表的粘液,将地面上的泥沙黏住,这能极大的防止鲶鱼体表的水分蒸发。

对于那些娇嫩的鲶鱼,这种行为会划伤自己的鱼皮,但对于巨型黑鲶鱼来说,别说是泥沙和石子,就算是更加锋利的东西也很难划破自己的鱼皮。

就这样,大概挪移了三四分钟,一片特别小的水池出现在巨型黑鲶鱼的视线中。

“噗通”一声,

伴随着水花溅起,巨型黑鲶鱼成功的来到终点。

而看着漂浮在湖水中间,那团散发着异香的食物,没有丝毫犹豫,巨型黑鲶鱼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了下去。

紧随其后的,便是那股熟悉的满足感,整条鱼的身心在这一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然后,一片芦苇改在了巨型黑鲶鱼的头上。

大黑:“?”

仿佛死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懵逼,但片刻后他就不再理会,一把芦苇在他看来不算什么,随意的抖了抖身体,将芦苇挤到两旁。

但下一秒,又是一把芦苇洒在了自己头上。

巨型黑鲶鱼眼里闪过一抹烦躁,他扭动着身体,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声。

仿佛在说你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

事实证明,巨型黑鲶鱼的吼声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下一把芦苇落下的地方不再是自己的头顶,而是被扔到旁边的水池,这让巨型黑鲶鱼很满意。

至于危机感?

开什么玩笑,不过就是一把芦苇罢了,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随着高能量食物被吞下,充沛而精纯的能量灌输到全身,黑鲶鱼再次感受到那股久违的快乐,以至于在回味的这个时间段,巨型黑鲶鱼忽视了一把把芦苇已经将他的身体覆盖。

的确,就如同巨型黑鲶鱼想的那样,一把芦苇不算什么。

但如果芦苇混合泥土呢?

芦苇的纤维,配合泥土的粘合性,再加上水的调和,奇妙的物理实验正在开始。

巨型黑鲶鱼并没有意识到,落在自己身上的不止是芦苇,还有泥土,而随着他身体的游动,这些泥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粘稠。

顾青山小的时候曾经玩过一个长大之后看起来十分残忍的游戏。

找一个大号罐头瓶,里面放一条泥鳅,倒入刚好淹没泥鳅身体的水,然后一点点的加泥土。

一开始泥鳅并不会察觉到危险降临,但随着泥土越来越多,清水变成泥水,泥水变成泥浆,等泥鳅意识到危险,并且开始挣扎的时候,早已是无力回天。

巨型黑鲶鱼的情况就是这样,他的体型很庞大,在顾青山看来已经很大的鱼塘,放在巨型黑鲶鱼这里就是一个小水洼。

而随着顾青山填入的芦苇和泥土越来越多,巨型黑鲶鱼渐渐也察觉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但现在察觉已经是太迟了,随着他尾鳍的摇摆,粘稠的泥浆被搅开。

但因为泥浆已经和芦苇融为一体,所以在他晃动尾巴的时候,需要的不是破开泥浆的力量,而是将所有泥浆混合着芦苇一起掀开的力量。

一把芦苇,一捧泥。

好似喊着劳动号子,顾青山勤奋的搬运着泥土。

就这样,数个小时后,捕鱼陷阱上面的两个土堆完全消失,而在原本鱼塘的位置上,则多了一个微微鼓起的小土丘……

PS:刚喝完喜酒,坐在路边上心疼自己的份子钱。然后看到了凤朝凰和裴屠狗这两位大佬,神色满意的从快捷宾馆走了出来。

两位大佬没有在意我,毕竟扑街如我。

然后我看到从快捷酒店走出,一脸委屈巴巴的白蘸糖。

大佬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

本想说些什么客套话,拉进一下双方的关系,却不曾听到白糖巨叹了口气:“叹~都是为了生活。”

咸鱼七:“?”

咸鱼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