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计划开始

小说: 我是一只大鳄霸 作者: 七乐 更新时间:2020-11-15 字数:5526 阅读进度:104/219

第103章计划开始

窗外,飘落着雪花。

装修风格还停留在二十年前的酒吧,穿着一身可爱的粉色毛衣,龚琳就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手里捧着一杯巧克力牛奶,散碎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

配合这种老式酒吧特有的那种宁静,就仿佛艺术照一样,充满了唯美的气息。

酒吧外,约翰老板和林凡蹲在门口。

两人手里各叼着一根雪茄,从款式看?

这应该是林凡的,因为古湖镇可卖不动这么高档的雪茄。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老板身上穿的还是那件绿色的毛衣,袖口被蹭了几道灰痕,罪魁祸首是旁边那个被切开的铁皮桶,此刻正源源不断的冒着一缕缕味道复杂的烟。

美式烟熏肉,一种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很简单的美食。

对于大师而言,烤肉的温度,选择的木炭,香料的配比,甚至是烟熏炉的品牌都有考究。

但对于普通人而言,其实他们的烤肉就是将铁皮桶劈开,腌好的肉架在中间,通过长时间的低温烹饪,将烟熏和调料味道全部沁入到肉里。

这就好像民间小吃,大师虽然是大师,但有些时候真不见得比普通人厉害。

酒吧老板约翰,他这辈子有两个拿的出手的东西。

一个是自己守了一辈子的酒吧,另一个就是他的美式烟熏牛肉。

按照约翰老板的说法,他的烟熏肉看似不起眼,但却鲜嫩多汁,味道十分浓郁,是他爷爷当年教给他的,曾经有人想要用五千美金买自己的配方,但最终被拒绝了。

五千美金一个配方?

林凡笑了笑,虽然听起来像是在吹牛,但这重要吗?

与此同时,就在林凡和约翰老板闲聊的时候,从酒吧内传来一声令人厌恶的声音。

因为隔着墙壁,再加上外面风雪大,屋内声音传递的不是很清楚,但大体意思还是能听明白的,酒吧老板的儿子,那个刻薄的小约克,又开始嫌弃他的父亲懒。

原因则是因为自己起床后?没有看到热气腾腾的食物。

林凡眉头微皱?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约翰老板却按住了林凡,他摇摇头?因为睡眠不足面容憔悴?双眸更是布满血丝:

“别怪他,我给不了他想要的生活?能来见我一次,就已经很开心了。”

林凡张了张嘴?最终叹了口气。

约翰老板是一个好人?就好像阿甘正传里面的主角阿甘。

真诚,朴实,努力,热爱家庭?对生活充满希望。

但不同的是?他并不像阿甘那么幸运,或者说他这样才是现实世界中,最真实的阿甘。

很多人在看完阿甘正传后,认为阿甘特别惨。

可实际上呢?

阿甘在读大学的时候,是学校的橄榄球明星?稍微对美利坚了解的人,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毕业之后去参军?因为负伤退了下来,又因为当时救了战友?而被总统授予勋章。

至于捕虾船?

那并不是阿甘的主业,他最大的经济来源是苹果公司的股票。

的确?阿甘很惨?但相比较惨?他总是能获得双倍的幸运,而结合当时美利坚的情况,阿甘正传更像是一部具有教化性质的电影。

电影告诉你,只要努力,只能忍受痛苦,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实际情况却是你努力了,生活越来越幸福的却是老板。

林凡为什么叹气?

因为约翰今年六十多,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没有,也不可能去改变什么,所以才会说小约克能来看自己一次,他就已经很开心了。

因为除了酒馆,他什么都没有,而烟熏烤肉所代表的,则是约翰老板渴望已久的亲情。

怎么说呢?

有时候吧,好人真不见得有好报,努力也不见得有收获。

但问题是你偏偏还没办法反抗,也不知道如何反抗,只能麻木的过着一天又一天。

寒风吹过,让这场暴风雪看起来更加狂暴。

而在酒吧外,掀开的铁桶烤箱,随着一片片雪花落下,最后那一抹余温被带走。

屋内的林凡,手里拿着一把刀,他正在切割这鲜嫩多汁的烟熏牛肉,不远处龚琳正在拌沙拉,据说每一个拥有7分以上身材的女生,都有一道拿手菜——拌沙拉。

酒吧老板笑得很开心,往日里都是他一个人,偶尔会有朋友来,但那都是一群老家伙。

至于他的亲儿子?

小约克正在吧台和另外两个特种兵喝酒。

现场的气氛很怪异,明明约翰老板和约克才是一家人,可双方却没有对话,小约克更是一脸鄙夷的模样,反而是萍水相逢的林凡和龚琳,他们三个更像是一家人。

“好了,可以吃饭了。”

伴随着老约翰的喊声,满满一大盘烟熏肉坐在了桌子上。

除了烟熏牛肉,还有一些烟熏的胡萝卜,马铃薯等等,虽然都不怎么好看,但味道绝对正宗。

只是在开饭前,看着坐在餐桌前的林凡和龚琳,小约克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为什么他们也在这?”

约翰老板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见酒吧老板不说话,约克神色多了几分阴郁,他厌恶的看了约翰老板一眼,随即从切好的烟熏牛肉里面,挑出一块最肥美的部位。

林凡眉头微皱,但看着约翰老板疲惫和血丝都掩盖不了的明亮眼神,他只能选择沉默。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虽然小约克总是喋喋不休的抱怨,比如牛肉不好吃,佐餐酒差了点,约翰老板还是和以前一样穷。

不对,现在是又老又穷。

但抛开以上这些,其实这顿饭还算不错。

满分十分,至少能达到五分,但问题是意外发生了。

也不记得这是约克第几次数落老约翰。

看着满脸皱纹,此刻低着头,脸色十分难看,眼神中的明亮早已黯淡的酒吧老板,旁边的龚琳碰了碰林凡的手肘:

“我不喜欢这个外国人,他对自己的父亲一点也不尊重。”

林凡楞了一下,他笑了笑,在龚琳耳旁小声说了句:

“回去我教你英语。”

龚琳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片刻后,她锤了林凡一拳:

“滚蛋,我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我又不是瞎子。”

在这个时候,虽然被儿子当面数落,但注意到林凡和龚琳小动作的约翰老板。

虽然有些勉强,但他还是挤出一抹笑容:“凡,你女朋友在说什么?她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林凡笑着摆摆手:

“你想多了,她只是在问你都加了什么香料,牛肉的味道居然这么好。”

酒吧老板楞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

“真的吗?我还以为你女朋友不喜欢呢。”

其实他也知道龚琳刚才说的不是这个,毕竟现场的气氛不太对。

但这不重要,他要的只是一块遮羞布而已。

或者说,他其实一早就知道小约克不会给他好脸色,毕竟自己又老又穷。

但龚琳不同,

她听不懂英语,所以在她眼里这仍然还是一个家,哪怕酒吧老板很清楚自己的这个想法是自欺欺人的,但他仍然愿意相信此刻林凡说的话。

只是下一刻,就坐在林凡左手边的小约克,突然用生硬的华夏语来了一句:

“虚伪的猴子。”

随着约克话音落下,林凡脸色不由一沉,声音中带着威胁的味道:

“你什么意思?”

小约克则冷笑了一声:“你难道不明白吗?”

说着,他扭头看向约翰老板,也就是他的父亲,神色中带着讥讽:“可怜的老家伙,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咚!”

餐刀从手中滑落,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撞击声。

面色憔悴,眼白充斥着血丝的约翰老板,他看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儿子,声音中带着颤音:“为什么……为什么……”

小约克冷笑了一声,他怨恨的看着约翰:“因为你穷,因为你……”

不过没等小约克将话说完,林凡放下了刀叉,他转头看着约克,眼神一阵闪烁:“知道吗?其实我一直不喜欢你。”

小约克楞了一下,他那阴郁,甚至是带着怨毒的神色多了几分不解:

“所以?”

“砰!”

一声巨大的声响,谁也没有想到,一直以来文质彬彬的林凡,会在这一刻突然起身给了小约克一拳。

一时不察,小约克直接被砸倒在地,但因为强大的身体素质,他并没有受伤,但眼里却闪烁着杀意:“谢特,你居然敢打我?”

“砰!”

闪电般的一拳,直接砸在了林凡的鼻子上,鲜血直接从鼻孔喷出。

旁边的龚琳愣住了,不过她反应很快,看着扭打在一起的林凡和小约克,她下意识拿起手机,里面有一个快捷拨号,可以直接拨打龙国在美利坚总领馆的电话。

只是还没等龚琳将电话拨打出去,手机就被黑狮一把夺走。

同时,旁边的猩猩也已经起身。

粗壮的手掌一把握住小约克的衣领,不给对方任何机会,反手就是一拳。

“轰!”

感觉就好像脑袋被重锤砸了一下,小约克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而看着爬起来,仍然准备攻击的林凡,猩猩抬腿对着林凡的小腹就是一脚。

很快,也就两秒不到的时间,林凡和小约克就被制服,看着挣扎着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小约克,黑狮愤怒的咆哮道:“够了,记住你是一名军人。”

那洪亮的声音,配合此刻黑狮阴沉的脸色,感觉就好像一头愤怒的雄师。

小约克张了张嘴,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眼神一阵闪烁,但最终怨恨的低下了头。

至于旁边的林凡?

此刻他捂着肚子,苍白的脸色,大滴大滴的冷汗从额头滑落,但还是咬牙切齿的喊道:“我会请律师告你们的!”

黑狮起身,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了林凡一眼: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因为刚才你涉嫌袭击军人。”

说完这句话,黑狮冷哼了一声,起身向楼上走去。

而看着愣在当场的酒吧老板,猩猩脸上浮现出一抹抱歉,不过还是跟了上去。

小约克的脸色很难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着黑狮和猩猩的背影,神色愈发的愤怒和阴冷。

但最终,他冷哼了一声,向楼上走去。

只是随着小约克,猩猩,黑狮他们三个离开。

约翰老板的脸色一阵变化,他看着哭泣的龚琳以及脸色苍白的林凡,他的内心很复杂,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最终他叹了口气:

“很抱歉,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与此同时,酒吧的二楼,回到房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刚才还一脸无奈的猩猩,表情瞬间发生变化:

“boss,我刚才试了,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

黑狮沉默了片刻,眼神锐利的看向猩猩:

“确定吗?”

其实刚才发生的那一切都只是试探。

昨天晚上,虽然两人认为林凡问题不大,但终归还是有点怪,然后两人就计划今天再来一次试探。

至于眼镜蛇和林凡的冲突?

讲真,这属于意外,因为他们两个也没想到林凡居然会动手。

这里要说一下,眼镜蛇是不知道计划的,黑狮不喜欢眼镜蛇,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这句话,但猩猩明白等这次任务结束后,双方理论上是不会再见面了。

毕竟,在商讨计划的时候,黑狮从来没有让猩猩叫眼镜蛇过来。

之所以眼镜蛇和林凡打的有来有回,其实是因为眼镜蛇想要杀死林凡。

论实力,即便是世界上最强的重量级拳王,也经不住眼镜蛇一拳,毕竟他们都是改造人。

但一拳打死人太恐怖,而且林凡的身份比较特殊,这种世界百强公司的职员,且还不是一般的职员,如果死在美利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所以眼镜蛇是准备慢慢打死林凡。

不过他的计划失败了,因为猩猩出手,以绝对的实力让双方失去战斗力。

这也是为什么黑狮在小约克爬起来的时候,要提醒眼镜蛇军人的身份,因为这句话有两个意思,一个是警告眼镜蛇,林凡不能杀,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杀,因为他们还在执行任务。

如果因为林凡的死,从而导致龙国介入其中?甚至导致整个计划暴露?

别看现在的眼镜蛇一脸凶戾的样子。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为了不暴露,眼镜蛇会成为一条死蛇。

要知道,他们这些改造人名义上属于军方,暗地里也属于军方,但在官方的资料里,他们都是一家叫做神秘岛公司的职员。

另一个则是告诉眼镜蛇,猩猩的举动是对林凡的试探。

因为正常来说,猩猩没必要管眼镜蛇死活。

在这次任务前,双方根本就不认识,也就不存在帮助。

而猩猩在这个时候出手了,肯定不是为了救下眼镜蛇,如果真的是这样,昨天晚上在双方发生第一次争执的时候,猩猩就应该去警告眼镜蛇了。

但猩猩没有那么做。

所以只有一个理由,这是黑狮和猩猩的计划,而自己被排斥在外。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不过没有经过黑狮的允许,眼镜蛇便推门走了进来,他阴郁的目光看着眼前的黑狮:“我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旁边的猩猩眉头一皱,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黑狮轻咳了一声:

“等这次任务结束,我会跟白头鹰少将协商,让你回到原本的队伍。”

小约克沉默了片刻,点点头:“好,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

“砰!”

房间被粗暴的关上了,猩猩一脸不爽的撇撇嘴:“一个卖屁股的家伙,神气什么?”

黑狮摇摇头,没搭这话。

猩猩的上级是黑狮,黑狮的上级是白头鹰少将。

眼镜蛇不是他们这个派系的,他的上级是黑曼巴少将,据说这位黑曼巴少将得性取向有问题,所以就有眼镜蛇是靠卖屁股上位的传闻。

是真?是假?

讲真,没人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关于这位黑曼巴少将以及他的人和事,黑狮从来都是闭口不谈。

而在短暂的沉默后?

坐在床边,看着外面肆虐的暴风雪,黑狮突然询问道:

“雪什么时候能停?”

猩猩翻看着手机,随手打开一个APP,经过迅速的调查:“明天晚上7-8点结束。”

黑狮点点头,双眸闪烁着思索,手指不经意的敲打着床沿。

房间内很安静,除了外面飘落的雪花,还有楼下时不时传来的哭泣声,以及男人的闷哼声。

下一刻,黑狮睁开了眼,双眸闪烁着锐利:“告诉加国那帮人,我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明天中午十二点,我要在交易地点见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