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后遗症

小说: 仙门钓鱼人 作者: 丝瓜大爷 更新时间:2022-09-08 字数:3336 阅读进度:294/315

“修真者?”长衫直接怂了,“佛爷,佛爷,咱有话好说,别动手,真没必要。”模样可俊,极尽谄媚。

玉石和尚趾高气扬地问道:“多少钱来着?”

长衫男子立马眯眼笑道:“一枚银钱,一人只要一枚银钱!”

“嗯?”

意识到自己话说错了,长衫男又赶忙改口道:“不要钱,要什么钱啊,收钱可不就不亲热了吗?嘿嘿!”他慌乱地揉搓着自己的手指,手掌上,已经沾满了汗水。

“她呢?”说着,玉石和尚看了眼姜鞋娘。

“不要,不要,都不要!”生怕玉石和尚心情不好给自己一拳,长衫男赶忙说道。

玉石和尚瞧了瞧身后的长队,竖起了一个根手指。

长衫男立马会意:这和尚是要让自己降价啊,这损失,已经足以让他肉疼的了。

但慑于玉石的威势,他只能苦着脸点了点头,“都听您的,都听您的。”

“哼!”玉石和尚冷哼一声,“我告诉你,从此以后,这过桥费的价格就得改改了,下次佛爷我要是发现了你又赚这样昧着良心的买路财,那可就有你受得了!”

“那是那是!”

身后,听到对话商人们顿时炸开了锅,要知道,一枚银钱和一百枚银钱之间的差距,那可不是一点半点。

“感谢上仙啊!”

“上仙,我一定天天给您磕头!”

“上仙,我每天给您烧三炷香,一年四季永不间断!”

“上仙,留下姓名,我要把它刻在心坎上!”

看着哄闹的人群,又听见鼎沸的人声,玉石和尚不知不觉地就有些飘飘然了。

林小婉看了看身旁的姜鞋娘,“我们一起过河吧!”

“嗯。”姜鞋娘点了点头。

她的背后,伍悦藏身的那只小布猫,被针线缝制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

四象宗,天朗气清,龙涎河流淌的河水,终于再次变得清澈见底。

荡舟于河中,江小鱼抬头看了看初生的朝阳。

阳光温暖,照在身上,惬意无比。

他把手枕在脑袋后,仰面朝天地躺了下去。

不知不觉,好像已经入梦。

梦开始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正在半空。

从他的视角俯瞰,他几乎已经看到了大地一半的模样。

而他的身体,仿佛也占满了整个天空。

天空如海,他如游鱼,畅游其中,那种深入骨髓的惬意逍遥,让他浑身的毛孔都舒畅无比。

而且,他感觉到自己的感知史无前例的清晰。

地面上,小草钻出泥土的声音;丛林间,青春吹拂下,树叶飘零的影子;河水中,乱石滩上,水流冲刷出的一个又一个漩涡。

好像只要他想,这天地间的一切,都在他的眼里。

他身体摆动,周身荡漾的,是一团团聚了又散的祥云瑞彩。

可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看,他都看不到自己的身体。

明明占满了天地,却又好像完全不存在一样。

似乎,似乎只是一种玄妙的感觉而已。

正当他沉浸其中的时候,突然,天空却阴暗了下来。

一棵看不到边缘的大树,树枝以自己难以理解的速度生长。

太阳不见了,云彩也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只能看到一隅的大树。

郁郁葱葱的树叶,把阳光完全隔绝。

天地间,满是如山脉大河一般粗细苍老树枝。

一种天生的恐惧笼罩在江小鱼的心头。

他猛然抬头,在那摆动的树叶当中,他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那个身影似乎是一只大鸟,但他的体型,俨然已经超出了江小鱼的认知。

他的身体,当得上树枝粗细,若放开来看,足以比得上一般的高山峻岭。

他长着一张跟人类一模一样的脸庞,然而,其他部位却被青色的羽毛完全覆盖。

“是句芒!”

江小鱼猛然想起,此时所见的这个身影,除了体型大小有分别之外,他几乎与龙山洞穴下见过的句芒之影一模一样。

“他要做什么?”

句芒的眼神锐利,如同一头俯视猎物的雄鹰。

江小鱼的内心,一种仿佛天生的恐惧油然而生。

他开始搏命一般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然而,这棵大树覆盖的范围,仿佛完全没有边际。

突然,句芒展开了他的翅膀。

大树,如同活过来了一般,开始以一种难以理解的速度疯狂地扭曲。

粗壮的树枝,从天上,从地下,从四面八方,密不透风地朝江小鱼的身体袭了过来。

他想逃,但根本没有逃脱的路线。

这仿佛是一场绞杀。

“啊!”

树枝从各个角度洞穿了他的身体,他顿时感觉整个人仿佛都要撕裂了一般。

那种痛楚,不只是身体,更是灵魂。

它如同附骨之疽一般,啃食着他的一切。

江小鱼只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唯有那种痛苦,未曾消失,甚至是愈演愈烈。

突然,好像世界之外出现了一双大手,大手抓起的他的灵魂,一下子从那副躯壳剥离了出来。

江小鱼猛然睁开眼睛,天蓝,云淡,梦中的一切,已然消失。

一个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面露惊讶,一下子坐了起来。

“初雪?你怎么来了?”

初雪的身后,温知命面无表情。

“发生了一件大事,我必须来找你!”

说着,初雪朝身旁的温知命拱了拱手,“感谢温天师通融。”

温知命略微点了点头,眼神落在了江小鱼的身上。

“你刚刚很危险!”

江小鱼惊魂未定,现在身上都有一种难的酸软,“刚刚发生了什么?”

温知命低头轻语,“看情况,很像是通灵后的副作用,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江小鱼使劲儿地回想着:“我看到了一棵大树,很大很大,遍布了整个天地,同时,我还看到了句芒。”江小鱼不敢确定,又补充了一句,“一只绿色的大鸟,只是长着一张人脸。”

“然后呢?”

江小鱼挠了挠脑袋,“然后...然后我就感觉好多树干插进了我的身体...很痛,难以形容的那种痛!”

“再然后,我就醒了过来。”

温知命深吸了一口气,叹息道:“你应该看到了青龙的记忆,这种梦,不会只出现一次。”

初雪面色凝重,“温天师,我刚刚明显地感觉到,梦境的痛苦,几乎正在摧残小鱼的神魂,若是一直出现,这可如何是好?”

“若是再次出现的,还需要你像刚才那样,刺破他的梦境。否则的话,每一次完整的梦,对他神魂带来的伤害,将是永久的。”

听着温知命的说话,江小鱼这才明白,自己刚刚醒过来的原因,居然是有初雪相助。

温知命顿了顿,道:“不过,有你在他身边,这个问题,暂时还可以解决。只是,你需要随时注意才好。”

“罢了,你就先留在这里吧,只是,切勿到处走动。”

“你应该明白,若不是那日你们救了江小鱼,我是决然不可能让你进我四象宗的!”

初雪在这里,有些话温知命不好对江小鱼讲,所以,他干脆提醒了两句就直接消失了。

看得出来,自从知道玄武确实在地仙们的手上后,温知命对御兽宗的态度,已经不像原来那么苦大仇深。

但是,在他的眼中,御兽宗人依然还是敌人,他们曾经对四象宗造成的伤害,温知命难以忘记。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让初雪见一见就离开。

可江小鱼却终究迎来了通灵之后的副作用。

若是他,在江小鱼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只能凭借外力刺激江小鱼的身体,从而让他摆脱梦境。

这种方法虽然有效,但是也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

可是初雪就不一样了,她能够直接深入人的梦境,如同刺破泡影一般,然江小鱼安全脱身。

为了江小鱼考虑,温知命只能暂时先这样。

此时,梧桐舟正载着两人浮在龙涎河上。

而初雪的身份又实在眨眼了些,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江小鱼心念一动,荡舟来到龙山洞穴的入口。

这个地方,鲜有修士会过来。

河水冲刷着凉风,拍打在江小鱼脸上,清凉之意瞬间让他先前梦境中还残留的不适好了许多。

“没事儿了吧!”初雪带关切。

“嗯,没事儿了。”江小鱼看着初雪绝美的脸庞,心弦荡漾。

“对了,绿衣和红袍呢?”江小鱼这才反应过来,那两个侍女一直都跟在初雪的身边,唯有现在,不见了踪影。

“四象宗这种地方,她们不适合来。”

“也对!”江小鱼点了点头,“四象宗人对御兽宗人的敌意,那可是一点都未消。”

说着,江小鱼看了看初雪,“你也是,我正准备这两天去褚阳找你,你怎么就自己跑来了呢?”

话入正题,初雪的表情,突然十分凝重,“我是来找说书人的,可是,温天师却说,他已经离开了。没办法,我只能来找你!”

“找那个八字胡?”江小鱼有些不解,“那人奇奇怪怪的,找他做什么?”

“事关重大,这件事情,唯有地仙才有能力解决!”

见初雪如此认真,江小鱼微微坐直了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s..book548092867001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仙门钓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