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①②章,时间线

小说: 以契为证 作者: 上善又水 更新时间:2020-11-22 00:55:03 字数:2236 阅读进度:579/589

当钱修被记者们围堵的画面传上网,被警局里的苗龙飞看到,为了给钱修解围,他只得找到济南借用牧聆的黑客技术,以最快的速度把与钱修和单谚有关的所有视频全部封杀处理。

随后又联系了离市贸大厦最近的几个警亭,借用民警的力量把所有自媒体记者全部疏散,这才救了钱修和单谚。

在他们脱困后,苗局专门给单谚打电话聊了半个多小时,让他清楚现在的一言一行都要谨慎,没有证据之前不能再乱问别人了,否则出了事不可能再救他第二次。

趁着单谚去打电话,钱修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客气气的给流浪汉点上,跟刚才有关的任何事他一个字也不提,只是询问案发时的情况。

“大爷,您还记得前天晚上平安夜的时候发生过什么吗?”

“哼,我看你小子挺会来事但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只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声,没别的了,你自己看看我当时躺在这里,这里白天还能透过玻璃门看到大厦后门,晚上就不行了,我什么也没看到!”

流浪汉的证词又变了,就像收到单谚的启发一样,除了承认尖叫声,别的一概说看不见。

就算知道流浪汉是故意刁难自己不配合,钱修也依然没有放弃继续询问着:

“大爷,您听到尖叫声就没过去看看吗?这搁谁晚上十点多的听到尖叫声都会因为好奇过去看看吧。”

“你真想知道我去看没去看?”

流浪汉邪眼看向钱修,钱修微微点头,露出期待的眼神,并把手里的一盒烟全给了流浪汉,还多给了一百块钱。

“算你识相,我还真就没去看!”

流浪汉接过钱,依然说自己没过去看。

“为什么?你离案发现场只有一排房子的距离,只要跨过四间房就能上主路直接看到了,大爷您要真去看了,无论提供什么信息都可以。”

钱修又加了一百,流浪汉笑着留下了,又继续说到:

“听到尖叫声时我为什么没去看呢,因为有两男的好上了,当天晚上就在后巷抱在一起亲来着?我目击到后就跑了?再有女人尖叫传来,你动动脑子想想?是不是他们的事情被其中一个男人的女朋友给抓住了!”

“大爷?您懂得可真多啊!”

问橙从一旁偷听到流浪汉给出的解释,忍不住对他竖大拇指?这思维这逻辑绝对是年轻时没少凑热闹。

此时单谚也打完电话回来了,并有像问橙一样惊叹?反而是问看到这一切的具体时间。

流浪汉又开始不配合了?非说看到单谚和问橙两个人在他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有他们都走了自己才会说出时间找。

于是钱修非常痛快的将问橙和单谚双双请走,让他们那里凉快哪里呆着去,自己继续给流浪汉整理时间线。

问橙跟在单谚身后又回到市贸大厦后巷?单谚走到垃圾桶旁按下秒表开始计时?自己向车库走去,完全把问橙当做了空气。

问橙本想追上去的,突然意识到自己把逢恩丢了,打量四周后,终于在市贸大厦另一端巷口?看到了逢恩的一丝衣角。

当钱修被记者们围堵的画面传上网,被警局里的苗龙飞看到?为了给钱修解围,他只得找到济南借用牧聆的黑客技术?以最快的速度把与钱修和单谚有关的所有视频全部封杀处理。

随后又联系了离市贸大厦最近的几个警亭,借用民警的力量把所有自媒体记者全部疏散?这才救了钱修和单谚。

在他们脱困后?苗局专门给单谚打电话聊了半个多小时?让他清楚现在的一言一行都要谨慎,没有证据之前不能再乱问别人了,否则出了事不可能再救他第二次。

趁着单谚去打电话,钱修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客气气的给流浪汉点上,跟刚才有关的任何事他一个字也不提,只是询问案发时的情况。

“大爷,您还记得前天晚上平安夜的时候发生过什么吗?”

“哼,我看你小子挺会来事但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只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声,没别的了,你自己看看我当时躺在这里,这里白天还能透过玻璃门看到大厦后门,晚上就不行了,我什么也没看到!”

流浪汉的证词又变了,就像收到单谚的启发一样,除了承认尖叫声,别的一概说看不见。

就算知道流浪汉是故意刁难自己不配合,钱修也依然没有放弃继续询问着:

“大爷,您听到尖叫声就没过去看看吗?这搁谁晚上十点多的听到尖叫声都会因为好奇过去看看吧。”

“你真想知道我去看没去看?”

流浪汉邪眼看向钱修,钱修微微点头,露出期待的眼神,并把手里的一盒烟全给了流浪汉,还多给了一百块钱。

“算你识相,我还真就没去看!”

流浪汉接过钱,依然说自己没过去看。

“为什么?你离案发现场只有一排房子的距离,只要跨过四间房就能上主路直接看到了,大爷您要真去看了,无论提供什么信息都可以。”

钱修又加了一百,流浪汉笑着留下了,又继续说到:

“听到尖叫声时我为什么没去看呢,因为有两男的好上了,当天晚上就在后巷抱在一起亲来着,我目击到后就跑了,再有女人尖叫传来,你动动脑子想想,是不是他们的事情被其中一个男人的女朋友给抓住了!”

“大爷,您懂得可真多啊!”

问橙从一旁偷听到流浪汉给出的解释,忍不住对他竖大拇指,这思维这逻辑绝对是年轻时没少凑热闹。

此时单谚也打完电话回来了,并有像问橙一样惊叹,反而是问看到这一切的具体时间。

流浪汉又开始不配合了,非说看到单谚和问橙两个人在他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有他们都走了自己才会说出时间找。

于是钱修非常痛快的将问橙和单谚双双请走,让他们那里凉快哪里呆着去,自己继续给流浪汉整理时间线。

问橙跟在单谚身后又回到市贸大厦后巷,单谚走到垃圾桶旁按下秒表开始计时,自己向车库走去,完全把问橙当做了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