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兄弟情深

小说: 纸上弹兵 作者: 法海无家 更新时间:2020-11-08 14:51:20 字数:3689 阅读进度:6/19

“啊,好冷啊”。一股凉意瞬间把我从梦中叫醒。我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我靠...我.怎么..睡在这里了”。此刻的我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我记得昨天晚上我明明是躺在宿舍床上的,一觉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一个土坑之中。

环顾了一下四周,一个黄褐色的箱子静静地摆放在土坑中央。“咦,这不是我昨天挖出来的木箱吗”,我疑惑的打开木箱,里面居然放着一套酒红色的休闲西服,和我昨天穿的那件衣服是一模一样。

爬出坑外,这里正是我昨天来过的那座四合院。院子里的格局依旧和我昨天来的时候一样。只是没有了红地毯,和那些摆满院落的花草盆景。

这时,从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接着“吱”的一声门被打开了。我朝门口一看,顿时呆住了,“莫大叔?”。

中年男人一看我也是满脸的错愕,“小洛,我昨天走的时候不是告诉过你收拾完卫生自行离去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听完顿时一惊,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寻思自己为什么一觉醒来会躺在这里。皱了皱眉我说到:“自行离去?莫大叔昨天您不是一直都在这院子里陪着老夫人吗?”。

中年男人突然脸色一变:“你小子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还老夫人,我妈昨天根本就没在这里”。

我越听越不对劲,于是指了指银杏树下的大坑,“这树底下的大坑您还记的吧,昨天是您让我在这挖木箱子的,说里面有您以前埋的拉菲酒”。

中年男人听罢,急忙走到树下一看。接着突然冲我怒吼到:“谁让你在这挖坑的,你竟敢把我儿子生前留下的东西挖了出来,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啊...”。

“书亭啊...嗯哼哼...你大早上的在院子里大吼什么啊”。话音刚落,从外面走进一位步履瞒珊的老太太。

“妈...没什么,就是昨天从外面找来个打扫卫生的,没想到这孩子精神居然有点问题”,中年男人忙上前搀扶起老太太。

我紧紧的盯着老太太看,和我昨天记忆中的老太太没什么两样。只是她那微翘的嘴角让人看着有些不太舒服,和昨天的慈眉目善的那个老太太反差很大。

老太太此时对中年男人说到:“嗯哼哼哼...既然这孩子精神有点问题,就不要为难人家了,让他走吧!”。

中年男人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语气不善的说:“还不快滚...”。我向中年男人深深鞠了一躬,一言不发的向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我看到一个面色阴冷的外国人,正是我昨天见到的那个老外。他似笑非笑的扫了我一眼,径自走进四合院。

路至胡同口,我不由转过身看了一眼四合院的大门,两只大红灯笼此刻仿佛一双鲜红的眼睛,盯的人心里发毛。我摸了摸口袋,里面的十张钞票都还在。心里压抑的叫了辆出租车向学院赶去。

等我回到宿舍已是早上七点钟左右了。今天周日,学院没有课,宿舍里只有孙淼的床是空的,而其他人都还没起床,我蹑手蹑脚的脱掉衣服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昨天发生的事犹如幻灯片一样,在我脑海之中不断回放。难道我真的精神出了问题?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宿舍的门突然开了。接着孙淼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哎,老四。你昨天半夜出去不是说去卫生间吗,可是一个多小时也没见你回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打电话你关机。我去卫生间找你,结果,所有卫生间的门都被我打开了,里面连个毛都没有。你昨天半夜到底去哪了啊”。

我呆呆的看着孙淼,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你..你是说我昨天晚上回来过”。

孙淼两只眼睛瞪的溜圆,“老四是不是傻了啊,昨天你自己什么时候回的来你都不记得了吗”。

“你确定?”,我有些狐疑的盯着孙淼的脸,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难道是我自己又跑回四合院的吗。这么说来是那个中年男人在说谎,不应该啊。

“你们两个一大早的吵吵什么啊。没看见我正在和妹子梦中约会吗...好事都被你俩给搅和了。哎呀,我这个小暴脾气啊。。。”,楚锋一脸不满的在床上坐了起来。

“谁在和谁约会啊”,此时冷无缺也醒了过来。

楚锋满脸坏笑的说:“嘿嘿,是老三和老四在约会”。

孙淼笑骂一声:“老二,你给我滚犊子,一天天的没个正行,你丫就是一披着狼皮的狼”。

楚锋很自恋的甩了一下他那鸟巢似的发型,“切。那不还是狼吗”。

冷无缺摇了摇,拿起脸盆朝洗刷间走去,“唉...和一窝子野兽为伍,看来我是真堕落了啊...”。

楚锋一听大吼:“哥几个还愣着干什么!干他丫的!”。“啊对...能动手尽量别吵吵。干就完了!”,孙淼的大嗓门一出口,冷无缺惊的是一个踉跄,接着人瞬间就跑没影了。

我心思沉重的来到阳台,手扶栏杆,看着楼下成群结队的男男女女,心里说不出的羡慕。至少他们现在可以不为生活费发愁。而我?不能!

楚锋的手不知何时搭在了我肩膀上,“老四啊,你和老三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啊,什么话”,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说。

楚锋叹了口气,接着说到:“老四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帮助你,每次偷偷往你兜里塞钱,你都会还回来。我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伤到你,但是你给我记住了。咱们是兄弟,我不忍你活的太累,所以...以后有什么难处,别不好意思开口,哥几个挺你!”。

听到“兄弟”这两个字,我的肩膀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两下。苦笑到:“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如果理所当然的拿了你的钱,那我就不是洛天阳了!你放心,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麻烦你们”。

“这就对了嘛。兄弟!”,楚锋说完就搂住我的肩膀。此时,我的视线变的有些模糊。

“咦...兄弟呐!好煽情啊,你们两搂在一起,搞基吗?”,不用转身我就知道是孙淼这个二愣子。

我满脸黑线的怒吼道:“老三,你丫的简直就是禽兽他妈给禽兽开门,禽兽到家了”。

孙淼轻咳一声,整了整衣领。接着这货竟然双手摊开,嘴一歪,说到:“谢谢夸奖。嗨嗨嗨...”。

楚锋上去就给孙淼屁股上来了一脚,然后捏着嗓子高喊:“老.弟.啊...苦偷西米西嘎,米西灰嘎西”。

我被二人也是逗的不行了:“啊对...米西干金灰嘎西”。

“哈哈哈哈哈哈”,笑声传遍了整个走廊。说真的,我挺珍惜这份兄弟情的。在学院能有几个死党可以相互开涮,是我的福报。

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心里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我真怕自己睡着之后,又跑到那个土坑之中。于是我决定今晚通宵,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概晚上十一点多,我被尿意憋得去了趟卫生间。刚方便完,就听到背后有人叫我。“老四,不好了!老二被人打伤了。快跟我走...”。

我扭过头向后看去。来人是冷无缺。提上裤子,我跑过去就问到:“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二怎么让人打伤了?”。

冷无缺一把抓住我的衣袖边说边往走廊深处跑,“来不急跟你解释了。快走!”。我忙说:“好”。

跟着冷无缺刚跑到下楼口,从后面接着传来一声大喝声:“老四,你跑出去干什么?”。

我忙转过身看向身后。满脸惊愕的说到:“老大?你怎么跑到我后面去了啊”。

冷无缺听完,老脸瞬间黑了下来,“什么叫我怎么跑到你后面去了。老三说你这两天精神不对,本来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唉...老四啊,你有什么看不开的,别憋在心里。跟哥几个说说,也许你会轻松很多”。

我忙向冷无缺解释到:“老大不是你想的那样。方才我去卫生间方便。听到你在背后叫我,说是老二被人打伤了,要我跟你过去帮忙”。

冷无缺听的是一阵蛋疼,“老二在宿舍睡的香着呐,怎么可能被人打伤了.”。

“啊,老二没事?”,此刻我都快哭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我他妈现在都出现幻觉了。

冷无缺上来就搂住了我的左肩。轻叹一声,接着说到:“其实我们哥几个早就商量好了。晚上留一个人看着你,只要你出去三分钟不回来,我们就出去找你。老四啊,我明天和辅导员打声招呼。你这几天先不要上课了,在宿舍好好休息休息吧!”。

“老大,我...”,我还想和冷无缺解释什么。他摇了摇头,“老四啊,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咱们回去睡觉”。

这一觉我睡的格外的踏实。早上醒来之后。孙淼就从食堂里给我带了早餐。“嘿嘿,老四啊,我给你把饭带来了,你快吃吧”。

我点头说:“谢谢你,老三。我一会就吃。你先去上课吧,老大老二他们都走了。”

孙淼说到:“不行,老大说让我看着你吃完再走”。“额...那好吧”,我无奈的下了床,来到桌子旁吃了起来。

孙淼看我吃的津津有味,贼兮兮的笑着说:“嗯...表现的还不错。老四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礼物”。

孙淼从床下拿出一个鼓鼓的红色塑料袋递给我。我好奇的接过来打开一看,呵,是一个扣着盖的红色小桶。

“老三,你给我这...这是”。孙淼哈哈一笑:“马桶,你就在宿舍好好呆着吧”。孙淼闪身走到门外。“嘭”的一声,门被关上了。接着我听到一阵叮叮当当的锁门声。

我跑过去“砰砰砰”的敲门大喊,“老四你干什玩意,把我锁在里面干什么”。只听孙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怕你跑了,哈哈哈。拜拜!”。

我气的甩掉拖鞋,上了床铺。躺在床上,心里突然一热,视线开始模糊起来。心道:有你们这些好哥们,是我洛天阳前世修来的福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