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尸魔夺魄

小说: 纸上弹兵 作者: 法海无家 更新时间:2020-11-08 14:51:27 字数:3456 阅读进度:8/19

“小子,你可知道你快要死了。”,纸扎店老者盯着我说到。

我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苦笑一声,“不瞒老先生,我隐隐能猜到些什么,只是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要死了”。

老者听后点了点头,说到:“来小伙子,坐下和我说道说道,没准我能帮上你”。我听到老者的话,心中顿时一喜,这不就是我要寻找的高人吗。

“您说我快要死了,不知这话从何说起啊”,我疑惑的问老者。

老者一缕山羊胡,“呵呵,我方才仔细瞧了你的身体,七魄缺二,命魂不稳。所以才说你命不久矣”。

我双手突然扯住老者的胳膊,满脸渴望的说:“老...老先生,那我还有...救吗?”。

老者深深叹了口气说:“唉...如果我师兄还在的话,定然能帮你解决此事”。

我一听,双手无力的松开了老者胳膊,一脸落寞的说到:“这么说...就是我没救了”。

老者摇了摇头,“也不尽然。如果我没猜的错的话,那人勾你魂魄是为了炼制尸魔。他要用十八个童男童女的一魂三魄,组成七十二地煞阵,进而封进尸体体内,将之控为傀儡”。

我惊呼道:“勾...勾人魂魄拿来炼尸,他就不怕触犯华夏律典吗”。

老者自嘲道:“呵,律典?如果他害怕的话,就不会随便取人性命了。唉...孩子,术道之事,你不懂。那人把你当做了炉顶(也叫男宠或女宠),随时可以抽取你的魂魄”。

“那我怎么才能逃脱他的魔爪,活下来?”,我不死心的问到。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都不可能放弃。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

“以我的道行还奈何不了他,只能退而求次。如果你能入我门下,也算是术道中人了。术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我术道中人,除非生死大仇,否则不可轻易相互交恶。我想,他应该会看在术界的规矩上放过你的。只是...”,老者迟疑了一下,便不肯多言了。

我一听,就忙问老者:“老先生让我入你门下可有为难之事?”我以为老者接下来会开口和我要钱。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可谁曾想,老者叹了口气接着说到:“唉...入术界就要承受五弊三缺之苦,这也是我术界逐渐没落的原因。不知你可想好了。”!

老者的话把我的好奇心勾了起来,“那什么是五弊三缺啊?”。

老者给我解释道:五弊三缺,指的是一个命理,所谓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三缺说白了就是“财,命,权”这三缺。正所谓有因必有果,成果必有因。天道昭昭,因果循环。如果擅自插手而改变因果,那么被改变的那部分因果造化之力就要被插手之人承担。

听完后,我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我小命都快没了,还在乎什么五弊三缺,只要活下来就好”。

老者看我打定了注意于是开口说到:“好,既然你已经决定入我门下,那么我会在今夜子时,焚香祈告祖师爷。只要祖师爷点头,那你就算术界中人了”。

于是我拨通了孙淼的电话,告诉他们我遇到了高人,今晚就不回去了。他们由衷的替我感到高兴。

吃过晚饭,索性闲着无事,我就帮老者打扫起卫生来。老者在后院准备东西,吩咐我帮他看着店,有人来了叫他一声。我心里不以为然,都这个点了,哪还有什么人来买东西啊。

过了一会,门被敲响了,“当当当当”。我抬头往门口喊了一声:“门没锁,你自己推开进来吧!”。话音刚落,一个拄着拐的青年男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我忙上去招呼,“您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青年男子用手指了指他的左腿:“喝~~我的腿断了,走路去江陵太慢了。我想买匹骏马”。

我一听,顿时乐了:“哈哈...大哥,别逗了...你腿断了得去医院骨科,这里是纸扎店,是专门给死人用的东西”。

青年男子顿时眼神一冷:“嗯?这么说你是不肯卖了?”。

听到青年男子的话,我眉毛上挑,“大哥,我看你是来存心找茬的吧!”。好端端被人勾了两魄,我心里正窝着火,无处发泄。这青年男子把我心里的火一下引燃了。

我接着一字一顿的说到:“你.敢.闹.事.我.立.马.报.警......”!

青年男子用手指着我说:“小子,你既然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还没等青年男子发飙,纸扎店老者就从后堂跑了出来,我刚才是故意大声说话的,目的就是让老者听到。

可接下来,我顿时傻眼了。只见老者小碎步跑到青年男子面前说:“咳咳...客官。对不住,对不住哈!您别生气,他刚来,不懂规矩。这样,您要什么我免费提供给您。您看...就饶他一次吧”。

青年男子看到老者,急忙躬身一礼:“先生,既然您开口了,我怎么着也得给您一面子。我来这里就是想买匹骏马”。

“好,我马上拿给你”,老者说完摇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从角落里拿出一纸扎马后,他走至门口。“啪”的一声,打火机瞬间点燃了纸扎马。我只感觉眼前顿时一花,一阵烟雾过后,一匹火红色的骏马扬起前蹄,出现在了纸扎店门口。

青年男子递给老者一沓钞票,被老者拒绝了。“哈哈哈,我说过送你便不会再收你钱财。这钱你还是留着路上用吧!”,老者缕着胡须大笑道。

青年男子也不含糊,翻身上马,冲老者抱拳施礼,“多谢,先生!”。说完一提缰绳,“哒哒哒”,“哒哒哒”,在我目瞪口呆下消失在了南山巷的深处。

老者看我还发愣,飞身就给我屁股来一脚。“混蛋小子,你刚才闯了多大祸你知道吗?如果我再不出来。你定然会命丧于此”。

我委屈的说:“我还以为他是来找茬的。可谁知道,他还有能耐骑着个纸马到处乱跑啊”。

老者见我如此委屈,心瞬间软了下来。“唉...也不全怪你,毕竟你是个普通人。只是你现在身体虚,阳气不足,看到这东西也熟正常。习惯就好了。小子你以后记住了。人三鬼四。常人敲门是三下,鬼魂却是四下。而且鬼魂是没有影子的”。

我回想起青年男子进门时的场景,嗯?他果然是没有影子。这...这真是鬼魂啊。老者似乎猜出了我心中所想,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到:“纸扎店,白天做阳人的生意,晚上则是做的死人生意。见多了就不害怕了”。

我一想,以后跟着老者,经常会见到这东西,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心里暗骂一句:这他妈也太吓人了吧...

到了子时,老者拿出毛笔写了几个大字:今夜有事,暂停服务。还望各位海涵。

老者写完,吹了吹还未干的毛笔字,贴在了门上。随即关上了门,便带着我向后院走去。

后院中间,放着一张用红色布匹盖着的八仙桌。老者在我面前放了一蒲团,说到:“一会我让你做什么你就作甚么,不可多问。否则,祖师爷会认为你心不诚,入门计划可能会泡汤。你可明白”。

我点了点头,应声道:“您放心,我一定不会给您闹什么幺蛾子出来”。

“对了,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子。”,老者问我。

“洛天阳!洛神的洛,天地的天,太阳的阳”,我回到。

老者让我双膝跪在蒲团之上。然后他走到桌子前,点燃一根高香。随即冲着高香恭敬的拜了三拜。

朗声喝到:“一柱清香接上天 ,纸扎门弟子阴十三。今欲收新进弟子洛天阳于门下,望祖师爷赐下法旨”。

我好奇的稍微抬了下头,用余光看向桌子上的高香。

令人惊讶的是,刚才高香还是一点点的燃烧,这会竟然火光冲天而起,好似真的能上达天听一样。

阴十三看着高香,脸上瞬间大喜。迅速拿起朱砂笔,在一个A4纸般长的金色纸片上,“刷刷刷”,一气喝成,写下了我的名字。随后两根手指加起金色纸片在香火上一抖,“嗤啦”,一下,金色纸片顿时燃烧意尽,化为灰烬满天飞舞起来。

等到高香烧完,阴十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对我说到:“起来吧,天阳!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我扎纸门的人了”。

我起身,冲着阴十三恭敬的执了一弟子礼,“天阳,拜见师傅”。

阴十三缕着胡须,哈哈一笑:“好了,你也不必拘谨。咱们纸扎门没那么多条条框框可言。但是祖师爷传下的规矩:一大忌、两不乱、四不扎。你要时刻谨记”。

一忌则是:忌讳烧前给纸人开眼。

两不乱则是:纸人颜色,红男绿女,而与之相配的纸马纸牛,则是根据死者性别来说,男烧马、女烧牛,绝对不能乱扎乱烧,这叫两不乱。

而四不扎则是:有四种人不能给扎纸人:孕妇死了不扎、村里边儿好骂街的泼妇死了不扎、行业的同行死了不扎、清明节死的不扎。

“天阳啊,以后你晚上就在这睡吧。等事情解决了之后。你再回学校住”,师傅坐在太师椅上,品着茶对我说到。

我高兴的说:“谢谢师傅”。

师傅点了点头,“你先去我屋睡吧,一会我得出去办件事”。

“啊,都这么晚了,您还要出去?”,我不解的看着正在整点行装的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