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法眼觉醒

小说: 纸上弹兵 作者: 法海无家 更新时间:2020-11-08 14:51:47 字数:3348 阅读进度:15/19

中年汉子噗通一声,老泪纵横的给我师傅跪了下来。“大师,求您一定要帮帮我父亲啊!他老人家生前也没干过什么坏事,死后更是不肯放下心中的执念,入土为安。我这做儿子的痛心哇...”!

师傅紧绷牙齿,抬头闭眼的一直不肯说话。不过眼角似乎有晶莹液体,顺着他那几经岁月的脸颊慢慢划下。

中年汉子的纯孝,说书客的执着,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灵。

我瞪大双眼把眼泪硬逼了回去,声音有些哽咽的说到:“师傅,您常常教导我说,术界中人当以普渡众生济世人为己任。怎么您今天却踌躇不前了,这说书客也怪可怜的,求您就帮他一把吧”。

师傅脸色阴晴不定的变换数次,忽然双目一睁,缓缓吐出一句话:“罢了罢了!天阳!准备东西,我要夜会这说书灵”。师傅一把托起中年汉子,并吩咐他把人遣散,晚上再来。

中年汉子对着师傅,深深的鞠了一躬,大步走进灵堂,安排了起来。

“啊,为什么是晚上,白天不行吗”,我没心没肺的问师傅。

师傅一拍我的脑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我说到:“你小子动动脑子行不,白天阳气这么充足,他怎么可能出来。现在正藏在棺材底部,沉眠呢。”。

“躲在棺材底部?师傅,我怎么看不见啊”,我满脸狐疑的向棺材看了过去。

“哼。你是空有宝山不自知啊!把精神集中到眼睛上,你再看看”。

我按照师傅说的,把精神聚焦于眼上,顿时只觉眼睛一阵酸胀,视线慢慢开始变的模糊起来。

此时再看向棺材,只见一个头发凌乱的老者静静地躺在了棺材底部。似乎发觉我在盯着他看,这老者竟然鬼使神差的一翻身,面部慢慢变的些许扭曲,狞笑着朝我看了过来。

我陡然打了个激灵,那一双眼睛里面爆闪着诡异的红光,好像是一头已经疯狂了的野兽一般。

吓的我立马躲在师傅身后,语无伦次的说道:“师..师傅,这就是说书灵吗?怎么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这模样也太狰狞恐怖了吧”。

师傅反问我道:“不然你以为呢?”。

此刻,我的眼睛像是抹了辣椒酱一样,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惊慌失措的说到:“坏了,师傅!刚才我被说书灵看了一眼,眼泪汩汩地直淌,是不是我的眼睛被他看坏了啊?”。

师傅哈哈一笑:“天阳你这胆子可不行啊,以后跟着我免不了和这些个神神鬼鬼打交道。照这样下去,你还不得被吓成神经病啊”。

我苦着脸冲师傅说到:“师傅,我眼睛都这样了,您还在这挖苦我。赶紧送我去医院看看吧,说不准还有救”。

师傅冷哼一声:“瞧你那点出息,还要去医院看看。啧啧...你这是刚刚开了法眼的后遗症,过些日子就好了”。

“不是说能看见鬼魂的眼睛叫做阴阳眼吗?这法眼又是什么东西啊?”,我一头雾水的看向师傅。

师傅缕了下胡子,老神自在的说:“你身体里的妖魄,本身就是野兽通灵之后,经过不断的修炼而凝聚成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是一个拥有人类躯体、妖灵精魄的怪物。所以,你现在才能觉醒,术界中人可梦而不可及的法眼”。

天地有五眼:肉眼,天眼,慧眼,法眼和佛眼。

肉眼:是肉身凡夫的眼。见近不见远,见前不见后,见外不见内,见昼不见夜,见上不见下。

天眼:又称阴阳眼,能洞观幽冥。远近皆见,前后、内外、昼夜、上下悉皆无碍。

慧眼:能看破假相,识得真空,不被境所惑动。见众生尽,灭一异之相,舍离诸着,不受一切法,智慧自灭于内。简单的说,就是能照见一切可见不可见、有形无形的事物。

法眼:能彻了世间和出世间的一切法门,广行中道实相义。法眼能照见一切法的真如理,真如即真相本来如此或真实不虚、如常不变。

佛眼:是各种神通或功能中的最高层次的眼睛。佛眼能够改变他人的人生观,改变他人的人生追求。凡是与之接触过的人都被他的内在气质所折服,几乎没有人能逃掉,像一个非常大的磁场,把别人都吸引过来。成佛的人身上的辉光七彩缤纷,凡是能看到的人都能同时受益,这叫佛光普照。

我满脸兴奋的说到:“没想到植入妖魄,还能给我带来这么多的好处啊”。

师傅接着一盆凉水泼了过来,“哼,天道至公,所以无情。你得到某些东西的同时,也将会失去什么。就像此刻的你,妖魄暂时入体的同时,也失去了世人所拥有的精魄。如不找回自身精魄,生命垂危的同时,也将面临着,随时有可能被妖化甚至沦为妖奴的劫难。虽然你拥有常人所没有的能力,但是你现在也无法与普通人的一般自由自在的生活。”。

“这一饮一啄,皆是定数!”师傅说到最后,双手往后一背,在院子里掐指踱步的丈量了起来。

我忽然感觉师傅的气势在这一刻,变的高深莫测了起来。我一脸崇拜的望向师傅的背影,这老家伙好有型啊。

多年之后我才明白,此时哪是师傅的气势变了。这分明就是道的气息,通过师傅的语言动作,传入我的感观之中。这也正应了,道德经中的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

师傅脚踏天罡边走边说到:“小子,你给我记清楚了。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以五居中,是为九宫阵也!”。

师傅用右脚尖,一点中间的一块大青砖,“这里就是九宫阵的阵眼位置了,只要阵眼不被破掉,其他几门皆可自由调度。以防万一,晚上我们就在这里布阵,会一会那说书灵。好了,一会扎完所需准备的东西,就去好好养精蓄锐一翻,说不准今晚就是一场硬战”。

我和师傅两人,很快在院子里扎起了一个八仙桌和几件讲评书的小道具(评书三宝)。评书三宝分别为:醒木、方帕、扇子。

当然,主要是师傅在扎,而我则是在旁边观看和学习。师傅那巧夺天工的手法以及匠心独运的扎纸技巧令我是大开眼界。完事以后,师傅拿起一把漆黑如墨的特制剪刀,也不用尺子标压,“咔嚓咔嚓”的裁剪起来。最后更是拿出狼毫笔,沾着染料盒,“刷刷刷”的一气喝成,完成了图案的设计。

我心里不由的暗赞一声:好手段,没想到扎纸门的技艺竟然包含了美术、物理学、机械学等等。有些古代传承下来的东西,还真不是能用现在机器就可以代替的了的。

“快点起来!开始忙正事了”。我只觉就眯了一小会儿,师傅一把揪起我的耳朵,把我叫醒了。

我打了个哈哈,无精打采的说到:“师傅!这才几点啊,您老人家这么着急把我叫醒干什么!让我再睡一会吧”。

师傅嗓门陡然提高了一倍,“小兔崽子,你起来看看天色。现在都晚上七点多了,你还在这睡,不怕被说书灵拘了你的魂魄啊。”。

一听师傅提到说书灵,我立马翻身下了床。这说书灵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尤其是他那张几乎扭曲成麻花的脸,到现在我回想起来都忍不住的浑身直冒冷汗。

“啊哈!师傅!我这不是起来了嘛!”,我扣了扣有些干涩的鼻子,蛋疼的说到。

“嘿嘿!别跟我整那么多没用的,你那点小心思,师傅我说出来怕你脸红。快点去院子里”。师傅一扯我略微有些凌乱的衣服,带着我就往院子里走去。

此时,院子里灯火通明。我向灵棚的位置看了过去,零零散散的全是些三十到五十之间的男人,在灵棚周边忙活着。我细数了一下,一共是三十三人。

中年大汉看到师傅,连忙小跑了过来。“大师啊!我按照您的吩咐都安排妥当了。您看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师傅松了松领口,轻咳了一声,“还请大家安静一下,现在按我说的去做!”。

师傅看着众人渐渐安静了下来,接着朗声喝到:“属鸡属狗的请绕道,否则后果自负”。

师傅话一出口,人群之中瞬间炸开了锅。

有人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赶我走啊!我就是想出把子力!”。“对啊!这左邻右舍的,我也只是想帮衬帮衬”。

师傅满脸笑意的看着众人,并不答话。

中年汉子此刻对着众人躬身一礼,说到:“咱李铁汉在这里谢谢大家的帮助了!没有你们托着咱,咱啥事也干不成”。

李铁汉(中年汉子)单手虚引向师傅,“这位是我从鹧鸪市请来的大师,他这么说自然不会害了大家。按他说的做吧,事后我一定一一登门道谢”。

人群之中,“哗啦啦”走出十四人。此时加上师傅和我在内一共是二十一人。

师傅微微点了点头说到,“不多不少,刚好二十一人,奇数为阳、偶数为阴,非常适合今晚的行动!天阳,你去上前把东西都烧了吧”。

我应声道:“师傅!我这就去办。”。